加载中…
个人资料
_Ray_
_Ray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12.
  房跃害怕极了,他知道是他杀了颜雪。
  他慌忙逃离了15年前的现场,生怕颜雪从松林的某一处突然窜出来抓住他。房跃的思路开始变得清晰起来,15年前和颜雪之间发生的一切像一帧帧扫描出来的图片,源源不断地呈现在他脑子里的扫描仪上。当时颜雪瘫软在他怀里的时候显得很重,他的手臂差点承受不住了,所以他连忙把颜雪放在草地上。颜雪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脖子、手臂、双腿都软沓沓的,随便房跃摆弄成任何夸张的造型。房跃用手试了试颜雪的鼻息,没有一丝热气。他顿时慌了神,全身开始瑟瑟抽搐。我杀了颜雪!杀了颜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终止她的想法,而不是终止她的生命。自己是失手勒死她的,自己主观上没有故意杀人!我是爱颜雪的,怎么可能杀她呢?我要向全校的师生们阐明这一点,我要向公安局说明我没有动机。但是,谁能相信我?校长?还是自己的同学?还是公安局的干警们?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行为,连我都觉得荒谬,我还能说服别人相信我的话吗?房跃被恐惧劫掠了,公安局马上就能接到报案,然后通过解剖颜雪的尸体发现几个月大的胎儿,然后逮捕他,然后是刑场,然后是终止一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
  第二天晚上,房跃打开电脑惊奇地发现,“蓝色松林”在找他。
  
  好想和你说说话,你却不在,遗憾。
  很遗憾,唉!!!
  小火页,你在吗?想和你聊天!!
  小火页,你在吗?可以和你聊天吗?
  你不在线上,到哪里去了?
  
  她为什么叫我小火页呢?而且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我。是不是因为我昨晚留下的话打动了她?房跃迫不及待地开始发信息,生怕她突然溜走了。
  
  来了来了,我怎么叫小火页?
  因为你昨晚留了那么多疯话,所以你很惹人烦,为了把你的烦分开,所以叫你火页。
  给我乱起外号,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
  不,你能不能不问这个问题?
  男人都这样,喜欢女人说出来,但女人恰恰喜欢含蓄。我昨晚情绪非常低落,真的因为你,想你又看不到。
  我现在在外地,这里很冷,我感冒了,头痛。
  真的?我好想把你揽在怀里,轻抚你的脸颊,再念点咒语,你的病马上就好了。我是你的巫师。
  好烦闷,这里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洞,我感到很无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
  房跃的整个腹腔好像都被那个“蓝色松林”掏空了,像一条被剖开的咸鱼,干瘪瘪地坐在电脑前守候着,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打开的QQ。
  15年前他也是这么痴情地守在一颗老桉树后面,眼睛盯着从校园后门延伸出来的小路。这是学生们秘密幽会的通道,一条通往快乐的通道。那条小路很潮湿,被浓密的竹林簇拥着,路面由光滑的石板镶嵌而成,每块石板都是不规则的几何图案,而且颜色各异。房跃和颜雪就是沿着这条小路走向稍远的那片松林的。松林很稀疏,树干上斑斑驳驳被学生用小刀刻着许多莫名其妙的文字和数字,大概记载着他们做爱的次数。松林稀疏但不影响灌木丛的浓密程度,灌木丛才是发生爱情的最好场所,那匆忙慌乱的喘息夹杂着衣服和皮带的窸窸窣窣声,惊扰了多少蟋蟀的好梦。
  房跃和颜雪的初吻就发生在这里。
  当时他们只是深深的吻着,舌尖碰触着舌尖,没有其它附加动作,两个人的身子僵硬得像一对刚出土的泥塑。房跃记得当时起码吻了两个小时,他的舌尖都开始麻木了,而且变得有点索然无味。不是因为颜雪,颜雪的口腔是甜甜的,散发着少女的芬芳,头顶也袅袅升起一股氤氲之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
  丫丫只要一迈进大门,这个屋里顿时就会来一个超时空穿梭。过去的几个小时,房跃一直沉溺在15年前,他仿佛又回到那个充满野心的年少时代,作诗、做爱、做梦,缠绵悱恻,意味深长。丫丫的活力可以立即把你拽回到现在,她的身体是跳跃的,连思维也是。
  我今天在酒吧听到一个段子:一百块,俺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两百块,俺今晚是你的人;三百块,你今晚别把俺当人;四百块,俺想问今晚到底来几人?五百块,俺不管今晚来的是不是人。
  无聊。又是你那个拉登哥哥创作的吧?
  正因为无聊才编这些无聊的段子嘛!
  你和你的塔利班每天就是这么混天度日?
  是啊,你不喜欢?
  我太喜欢了。
  真喜欢?
  是真喜欢。
  哼!看你的表情就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还喜欢?
  丫丫开始扒她那条Lee牌牛仔裤,丰腴圆润的臀部总是让她的裤子显得非常瘦小。她为什么总穿Lee牌的?她有几条Lee牌牛仔裤?房跃真想问问她。
  那颗红痣又出现了,就在丫丫的大腿内侧,很刺眼。
  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丫丫回身问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4.
  房跃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他竟然深深坠入一种无望的迷恋当中,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会这么经不住诱惑。那个“蓝色松林”不知道有什么魔力,在几次网络酒吧的虚拟约会后,她就把房跃的灵魂给揉搓烂了。
  也许她和颜雪有点相象吧!
  33岁,房跃应该正处于一个刚刚成熟的年龄,他可以允许被一个女人俘虏,但万万不是这种俘虏方法,况且这个女人还在虚拟的网络上。她和颜雪没有任何联系,她只是Copy了几句席慕容的诗,她长得什么样?个子、体形、相貌,甚至她的真实年龄,房跃一概不知。一秒钟可以喜欢一个人,一分钟可以爱上一个人,但一辈子不能忘掉一个人。有时爱情真是这样的,它要来的时候是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的,一秒钟一分钟就可以产生,但想要一辈子记住一个人却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除非她和你曾经刻骨铭心过。
  刻骨铭心?!想到哪里去了?房跃不禁为自己的荒唐感到好笑,刚刚认识几天,竟然想到刻骨铭心这样牵肠挂肚的爱情去了。虽然网络时代讲究速食爱情,但在房跃内心深处,他总想在品尝速食过后来一顿饕餮大餐。
  丫丫每天在自己面前,他从来没想过要跟她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
  房跃总是被同样一个噩梦缠绕着。
  一个长得很乖的小女孩,眼睛很大,嘴唇很红,蹒跚着在他面前走着,时而对他浅笑,时而绷着小脸生气。房跃伸出手,但抓不住她,似乎他们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房跃觉得他们只有短短的十几公分,不可能够不着,但任凭房跃怎么努力,就是不能成功。
  房跃气馁了,轻轻地叫了那个女孩一声。叫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随便给了女孩一个称呼,可能是什么雯什么雨之类的,每次醒来房跃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可他明明记得在梦里是叫了女孩名字的。女孩开始发冷,浑身颤抖着,嘴唇开始变乌,房跃回身到房间里给她找了一件厚点的衣服,好像是羽绒服之类的,准备给她套上。每次梦发展到这个情节,房跃就开始准备咧嘴大哭了,因为他拿着衣服找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女孩都会变成一条被冷冻的带鱼,银白色的身躯静静地躺在一条木头板凳上,被皱巴巴的塑料袋包裹着,僵硬而冰凉。房跃开始大哭,抚摸着透明的塑料袋,一遍又一遍哭着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个可爱的女孩为什么突然变成一条僵死的带鱼呢?
  房跃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每次都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颊,发现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
  我回来了!
  清脆的声音一响起,房跃就挂断了QQ,他不想让丫丫知道他每天沉溺于网络。
  丫丫把皮包甩在沙发上,一下子扑倒在床上,一团绸缎般的长发立即在洁白的床单上铺散开来,遮住了她年轻娇好的面庞。
  我好累!她有气无力地念叨着。你吻我一下嘛,我的上山上山爱。
  房跃撇了一下嘴,算是答应。他转身一个收腹鱼跃,猛地扎在丫丫身边,席梦思把他俩嘭地弹了起来,又重重摔在床上,吓得丫丫妈呀一声惊叫,接着两人便缠在一起,麻花一样如漆似胶。此时,冬日早已从树叶的缝隙里消失了,代替它的是屋外盏盏通明的路灯,柔柔地从窗户洒进来,正好在床上留下几缕橙黄色的印记。
  麻烦你别叫我上山上山爱好不好?房跃边吻着丫丫边说。
  哪天我们上山做一次爱。丫丫嘟囔着。
  哪个山?
  就是我们屋后那座凸起的小山丘啊!丫丫坏坏地笑了。
  哪也叫山?充其量是个小土包,像个碉堡,再说一棵树都没有,没有遮挡怎么做?不怕羞啊你?你不怕别人看见?
  那才刺激呢,要什么树,有山上的沙土就行了。我总想享受一次天当被、地当床的浪漫,你总是不给我机会。亏你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什么叫行为艺术...看完也许你会懂得..
图多慢慢看!我贴图贴的我的手在抖!
Ven. Tenzin Thutop 和Ven. Tenzin Deshek二个来自尼泊尔和西藏的和尚,在纽约Ackland 的Yager画廊将“修建”一个“医学菩萨沙子坛场”,来展现亚洲艺术..行为艺术...看完你的心灵是否为之一荡..
请大家慢慢看,不要太快了,鼠标移慢一点.....
这是开始的情景:



开始最初的构图


开始绘图,材料是一种用于藏医药的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1 08:36)
分类: 小说集锦

  


  陈奇和董瓷在电影院里的最后一排见的。放的是《木马屠城》,这里很安全,电影里打杀的声音很大,掩盖了二人的谈话声。看电影的人基本上都是窃窃私语的情侣,谁也不会关心是否有个变态杀人犯坐在和自己在同一个影院看电影,不关心就是安全的。


  “你老公呢?”陈奇有点酸酸的说。


  “他加班,不是老公,还没结婚呢。”董瓷纠正道。


  陈奇紧紧的抓着董瓷的手,紧紧的似乎要把骨头弄断一样的用力。


  眼泪掉下来。


  “我不和他结婚了。”董瓷枕在陈奇肩膀上,“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是说过不行吗?”陈奇说着,“你和他在一起会幸福。”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幸福。”董瓷的声音有点大.


  “每个人都这么说。总是以为自己是别人。就算是,我不要幸福可以吗?为什么你前世爱我,今生却离开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不想离开你。”


  “那你未婚夫怎么办?”


  “我欠他的下辈子还好了。”


  “我会过东躲西藏的生活,你会受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1 08:32)
分类: 小说集锦

  孟婆在等候.


  董瓷行礼。孟婆道,你不用喝,判官交代过了。


  迈过奈何桥,无尽繁华。


  判官道,“你阳寿未尽,择日返回阳间吧。”


  董瓷跪下道,“阎君,我有一事相求,后面这三个女鬼和这个小鬼前世和我有仇,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仇,但是我想求你饶恕她们。”


  黑白无常禀报,“阎君,现在地府往阳间的人太多,要等候些日子。”


  阎君在桌上拿了跟红绳给董瓷,“系上吧,红绳变黑之时,你就到入口处排队还阳,至于那几个冤魂,判官会处理。”


  董瓷四处游荡,看见一通道,上面写着六个字:“念前事,怯流光”,一个小鬼在门口歪歪的站着。


  “是什么?”董瓷问道。


  白无常道,“自己前世的地方。”


  董瓷走到门口,原本站的歪歪的小鬼立刻站得笔直,“黑白大人驾到,有失远迎。”


  官大一级压死鬼。


  念前世,怯流光,董瓷报上姓名生辰八字,小鬼带她进入一间阴冷的屋子,屋子中间一块巨大的红色石头。


  渐渐的,石头显出董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