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都剑客
古都剑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3,688
  • 关注人气:2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古都0点视界摄影人,曾经的流浪诗人,做过记者、编辑。喜欢独自走在路上,性格随性超然,从不相信别人说什么,只相信自己眼睛。喜欢用长镜头看人世间芸芸众态,但会不断调换焦距。
酷爱玩弄文字,现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媒体签约自由撰稿及影视创作,圈内首位玩文字的摄影人。
文字特点: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
E-MAIL:pinghu828@126.com  
本博客内容均属作者原创,如有转载,敬请告之!谢谢
古都剑客诗集杂志
丰子音乐杂志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文化博客

我加入的圈子

锐博客

 

欢迎加入古都新视

欢迎加入我的博客圈: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追踪器
我要啦免费统计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7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5.07,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5.07,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了悟》。
  • 2009.10.0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生感悟

随笔

分类: 随笔



 

来苏州已经一周了,来的原因很简单,应邀参加一个关于水乡摄影培训班。我既是讲师也是学生,主办方接待工作不错,课程研讨交流很少,更多的是吃喝玩乐。关于水乡,来过已经N次,似乎创作的激情已殆,剩有的仅是一个行者游客的游荡。我怀疑灵魂已死,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这一刻,酒店外正下着不大不小细雨。下午没课,他们都结伴倾巢而出,言曰亲身体验江南雨巷的美轮奂。我相信他们会找到的---有心就有一切!我,什么也没有了。所以,就这样坐着、躺着、静思着……

 

窗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不知不觉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原有的写作计划还未来得及实施,时间,竟然玩起了无情。唉!没辙!谁的地盘谁做主,咱不是上帝,也不是犹大,只有服从的命儿。

 

上个月的伦敦奥运,想看来着,可也没能看上几场像样的比赛,所有信息也只是通过假话废话实话人话鬼话的网络得知一二。日他先人,谁爱得第一谁得,反正与额无关,丫挣再多的钱,也没哪个傻逼甘心施舍一厘给丰子;哪个国家金牌拿第一,更与我不着边,再多金牌也没提高我的幸福指数。他们玩他们的,额玩我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唯一让我坚信的就是:刘翔同志的七步“狗吃屎”让我敬佩有加:像!真他妈神似!这丫天生就是个好演员!玩的真像!至少这一玩,确保了下一个四年的财源广进。如果上帝能允许我自封“东南亚第一神汉”职称的话,那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亚洲第一大骗子就是刘翔和他的团队!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儿,却唯有他的上级领导和体育总局还在为其呐喊掩耳盗铃。利益!这就是利益的诱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后没多久非在9月中旬正式入学,由于我“打酱油”的抉择,非姨家妹妹也不得不选择了三十二中。两个孩子年龄相差8个月,从小学就在一个学校一个班读书,从没分开过。不过,非的妹妹学习要扎实不少,那孩子文静、内向,说话做事有条不紊,属于慢条斯理、极富独立思想型的。本来非妹妹中考分数足以上一中,可是听了我极具煽动性的言论,这孩子经过自己分析理解,认为我说的有道理,于是毅然说服爹妈,也去了三十二中。当然我心中明知,这孩子虽说个头高高的,白白净净,漂漂亮亮,可天生性格懦弱,在学校深受那些坏小子们的“青睐”,若不是身旁有个身高马大的哥哥,她不知要给自己增添多少麻烦,所以,她从小就在非的羽翼呵护保卫下长大,早已形成了依赖,更多的还是想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这,也属于她的惯性思维了。

 

如今的独生子女,极度缺乏直系亲情。唯一的表系亲情温暖也成了心灵的托付。

 

非入学后,我也没有过问非的班级情况,只是听妻说非和妹妹分在了一班,还是同位,听说他们班的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许是季节的原因,整个八月低九月初,我的心情一直都处于不稳定状态。当然,在非的面前我还是一如既往,但心细如丝的妻还是察觉出来了,一连几天,她都想和我说点什么,可每次都是欲言又止。更甚有几次我工作时段她打来电话,却又说没事。我当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下午忙完,我很早回去。饭罢,我请妻和非一起出去散步。这是我婚后有了非第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散步。妻和非有些吃惊,能看出来他们还是挺激动的。听妻说,这些日子非一步家门都没出,天天在家看书。我心疼。

 

黄昏后的校园看上去很美,泛红的余阳散落在笔直的柏油路面,路两旁早已凋谢的樱花树依旧充满生气和幻想。这学校大院真的很美,我一直都深爱着这座校园。也许是因为这是父亲生前工作生活的原因。总之,我喜欢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丛,喜欢那里宁静的氛围散发出的丝丝文化的气息。它能让人思考,能让人静默,能让人成熟,能让人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非中考后的那个假期,我和妻给了非最宽松的国民待遇,自由程度完全可以和欧美帝国主义等一切反动派纸老虎的国民有的一拼。我和妻说,这也算是我们用实际行动诠释我们国度也同样充满快乐自由吧!妻说,纯属扯淡!

 

在行动上我给了非自由,同样在经济上我也给予了非同等的大力支援。甚至有些日子非和初中同学的聚会、就餐、游玩、唱歌等消费让我颇有微词,但承诺已许,实在不易反悔。后来,我对妻说,这也算是我们让欧美帝国主义反动派纸老虎们明白,中国人是富裕的!不差钱!倘若他们需要,我也像我们政府一样大气无偿勇敢打肿面充胖捐款、买债券。妻说,纯属无聊!

 

妻的政治觉悟确实不高,实践已证明N次了。这,让我很头疼。

 

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日子,非是快乐的,我、妻是轻松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非和他的同学还没欢够,就到了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想我仍然会一直写下去的。也会一直写下去的。我们都有一个共识,能够写点东西,是我们能够暂时摆脱庸碌平庸生活的唯一方法。
                                                              ----紫茗名言做题记一

 

记得上次看到星空老师留言评论是去年的事,记忆里似乎还久远,总感觉还是若干年前。昨天傍晚和几个球友去体育馆打了几个小时羽毛球,近一年没玩,直到胳膊实在抬不起来作罢。他们说,这是作践自己。我,无语。只想证明我还活着,还是个人,还能动,还依然喘气、放屁、拉屎、尿尿,做爱尚有点早,也陌生了,毫不避讳地说真找不到那快乐的入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扯淡

随笔

生活记录

分类: 随笔

又到一年高考时了。从昨晚额居住的大院忽然间变得静悄悄的,广场上以往大开音乐跳舞的老娘们消失了;楼后那几座高层建筑工地也没了人影;连花园喷水池鬼火般的灯下也不见人气……诺大的院子只有半夜慢条斯理游荡的我,还有池塘边那些调情发骚的青蛙依然在呐喊。快乐的是它们,郁闷想不通的是我。

 

凌晨一点,回去冲个凉,沉思着,依旧想不通。拨了一个哥们的电话,听状况,就知道丫依旧在和一娘们大汗淋漓肉搏。他很不耐烦:求您了!行行好吧!丰子,您能不能24小时以后再拨啊!啪,挂了。我,再拨另一姐们的电话。她醉眼迷离,意犹未尽:丰子,您真欠,又来例假?明儿高考,全国静音,笨蛋!

 

哦!难怪呢!靠!额真笨!大喜,一跃而起,狂奔阳台,对着夜空高喊:高考了!高考了!

 

顿时,前后楼许多灯光亮了起来,院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生活记录

分类: 随笔

距离上一次码字过去了整整两个多月,还好,没有超过一年,对于我这已是不小的进步了。心中的绘画设想计划不少,可真正落实起来却是那么难。朋友说,现在谁还写博,都玩围脖了。我不是一个不开化落伍的人,却怎么也无法爱上围脖。在我眼里,那是一个扯淡造谣无事生非的地儿;是90后小屁孩坐公交、上课时无聊调侃的场地;是艺人戏子无端炒作调情发骚的用具;是官员作秀欺骗百姓的媒介。我,是浪子,需要记录,记下所有该留下的足迹和语言,记住我不能忘却的记忆,所以,我需要博、需要码字。尽管,毫无理由地停止了许久,但我还活着,依然会写。不给别人,给自己的心……

 

打开博,三篇之前就是去年的清明随笔,一切都如此轮回,那鲜花、场景、语言、那份留恋、那份热泪让我沿着一成不变的路线重复、走着、感怀。想停下来,已不可能。于是,我,依旧在喧嚣的都市,端坐在台前……

 

按照去年老家人的意见,我清明前的一天从千里之外狂奔回家。到家的时候已是正午,我没有去见我的爹妈。在本家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扯淡

生活记录

情感

随笔

分类: 随笔

按照30年不变的程序,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晨,依旧是太阳照在腚沟上才起来,依旧是睡意朦胧,眼神迷离赤裸冲凉。手机依旧响个不停,但他们听到的依旧还是那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光腚洗手,请24小时之后再拨……

 

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这个节日难得的休闲本就属于我,除了睡觉、做梦还是睡觉做梦。我想把一年没有做的梦都集中起来,让它们也度过一个快乐祥和的春节。梦,是美的!我始终这样认为。梦里会有美女赤裸嘿咻;梦里会有悍马奔驰狂奔;梦里会有台湾解放的欢呼;梦里会有美帝国主义垮台的喜悦;梦里会有院长高额的奖金;也会有疯人院看门的老妪熟睡我翻墙而出的兴奋……当然,梦里还有我隔世相望的爹娘;还有我至亲至爱的兄长……

 

就这样,我在做梦,一直梦着,不愿醒来。昨晚,梦见爸爸的办公室换了一间,那间屋比过去的大了许多,采光也很好,但依旧简朴。我在帮他布置着,他说,门旁那个宋代的紫檀木雕你拿走吧……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梦醒了。太阳依旧照在我赤裸的腚沟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