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权蓉
权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014
  • 关注人气:6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蚯蚓九段

     权蓉,四川人。

   《文苑》副主编。

   《读者》签约作家。

   笔名:四叶重楼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

 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

 凑两桌打麻将的,

 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


邮编:010010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护城河北街30号文苑报刊社 
 
 
我的微信号: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7-16 11:53)
对弈荒野向晚钟
权蓉

教我们体育的老师总是不够硬气,不是被别的老师把课霸占了,就是在上课时被承包了其中一个小食堂的师娘叫去炒菜打下手。往往被安排在上午和下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常常处于两个极端,要么圈禁,要么放养。
体育课地位落后,处于“失业”边缘的体育老师们便被德育处征去抓逃课违纪,一抓一个准,不是因为体育老师身手敏捷,而是学校所在的小镇很小,什么都只一家,网吧、电影院、租书店……晚自习他们去走一圈守株待兔就行。
待兔的其他老师们都很勇猛,收获颇丰,只我们体育老师总是四处漏洞,不是大声说话惊了人,就是大意地不知道还有后门。几次之后,这种联查也不让他去了。
某个初夏的上午,一个奥运冠军回家顺便回校访问,校领导集体地全程陪同,整个教学楼的阳台窗户上全是围观沸腾的学生。
等到热闹散去,班里的体育生说,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12:01)
父老
权蓉

1
我们爱口头上说自己“老了”,但是细究起来,是没有这回事的。骨子里都是青春盎然,活力四射,心里住着个小毛孩。在外和别人打交道时一副沉稳模样,回家招猫逗狗撒娇的抠脚的比比皆是。
而我们的父母,还陪着自己去演唱会、还在抖音上反串表演圈粉、还给我们零花钱,看那些煽情广告,父母老了怎么孤独等儿女的电话还来气,说这都没有朋友吗,自己没有社交?
这样的他们,怎么会老呢。
2
是在某一天,我们察觉到了原来父母是有老这回事的。
其实那天和平常一样,只不过你多看了一眼——
可能是染发剂,可能是某个药瓶,可能是换鞋角落里多出来的扶手,可能是锐减的菜量,可能是变软的米饭,可能是记了密码的小本子,可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5 12:05)
路遇
权蓉

一个快递员,在公交口上骑快了,闪避人的时候撞到路边大槐树上。大家帮他扶起撞坏的车,让出公交站的长椅,递了纸,让他坐那收拾磨破出来的血迹,打理自己的狼狈。
幸好他已经送完一批东西,是个空车,损失减了些,但人还是沮丧。旁边老人安慰他:“小伙子,看开些,连孙悟空当年差点也谋你这差事呢。你今天这属于没有驾好云,下次注意就好了。”
有人不解,老人解释:“《西游记》里,祖师在三星洞前传孙悟空筋斗云,说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大众都说孙悟空造化!若会这个,与人家当铺兵,送文书,递报单,不管哪里都寻得了饭吃。要不是被唐僧叫去取经遇难,这不就是孙悟空一大饭碗。”
人们点头直乐,伤员也跟着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6 17:04)
无衣
权蓉

易鱼把优衣库出的联名款T恤无差别扫荡了一圈回去,穿着拍了密密麻麻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朋友们要么说她代言了要么说她土豪要么说她厉害,只有另两个女人在下面说的不同,一个说,你这是报复呗?还有一个说,这也太丑了吧!
说报复的,是妈妈;说太丑的,是姑姑。
对她俩的话,易鱼没有承认,自然,也没有否认。
听姑姑说,易鱼五岁的时候,就要自己选去上幼儿园的衣服,特喜欢一件蓬蓬的白纱连衣裙,有一天早上,死活都要穿那件去上学,不让穿就哭倒在地板上。故事讲到这里,姑姑就要停顿一下,然后将声音拉长拉高,强调她接下来的话:“那是冬天,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你要穿一件夏天的裙子去幼儿园!”姑姑讲过太多次这件事,以至于易鱼对于反复出现在她口中的这些烂熟情节有些恶心,像一个厌食性患者面对满汉全席那样。
但所有故事不是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9 12:02)
落词
权蓉

1.六月水
在六月水,六念成陆。
出去的人们再多,普通话说得再好,说起六月水三个字,还是陆月水。
没办法,家乡话是个无形的绳子,总会在人名和地名上把人拴得牢牢的,你要发另一个音,好像说的就不再是那个人那个地儿,而且自己说出来,还要往往吓自己一跳。
越是在外面混得久的人,回来越是满口家乡话,反倒是出去半年一年的小年轻,回来一张口,音调腔调都改了。
后者被人们视作二洋盘,拿作例子教育孩子,说你要出去回来像那谁谁谁,给我变得洋不洋道不道的,小心扒了你的皮。
如果小时候你叫二狗子,只要回了六月水,就还是有人叫你二狗子,粗枝大叶的,叫了就叫了,心思细密的,叫完才幡然悔悟地说,呀,都这么大了,还叫你这个。不过第二天见了,还是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月水,是我最喜欢的水田
权蓉

在北方,遇着很多用方言的人。但那么多的词语里,最喜欢的一个词,是喜人。不同场景,不同的人说出来,我都喜欢。
喜人,在辞海里徜徉,始终找不到另外一个词语来代替这个词给我的幻想、场景、诗意和鲜活。
有年去采访,在转车到目的地去的路上,一个人问我,你是做什么营生的。
明明是满车的陌生人,却因这个句子有了熟悉感,因为问的那神态,和我的父老乡亲无异,只不过我回家时,他们问的是,你做什么活路的。
营生、活路,这是南北关于生活艰难的一种同又不同的讲述。各执一词的殊途同归,细小间的区别和连接让人们划分开又归整来。
以后我的孩子长大,她定然知道“工作”的意思,但“营生”和“活路”离她的距离,会比我远一些。这样的鲜活和丰富若就这么擦肩,或者让她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09:21)
离开时有雾送我
权蓉

1
钱穆先生说四川多雾,所以川人浪漫而爱冥想。他说的是司马相如,但挡不住我要往自己身上带一带。没办法,我这种地域虚荣,总在某些时候冒个小尖。
因为自己是真的从雾里穿梭长大的——那时雾只是雾,还没有和霾一起成双入对。去上学,在山路上,听到前面人声,却看不见人。若等着的话,就同路结伴去,如果前面的人不等着,就这样遥着听声一路对答着走到学校。
在现代通称,能见度低。若让秦观来形容,就叫雾失楼台。
2
那时最得我们欢心的是电视剧里随雾出场的那些大侠美女。每一个人物亮相,都是从浓雾里出来的,特别是精怪型的白素贞、小倩她们。
暑假的午后,我们披着毯子扮演古装人物出场,效果怎么也出不来,我们就归结到我们没有那出场时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主人,有人揍你的鸡
权蓉

1
外公的朋友是个老夫子,讲《幽梦影》,说“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那一段,什么鲈以季鹰为知己,蕉以怀素为知己,瓜以邵平为知己,鸡以处宗为知己,鹅以右军为知己……
那时小,又执拗,看不明白文人的寄情,说,就季鹰怀素邵平处宗右军的鲈蕉瓜鸡鹅有知己,关其他的鲈蕉瓜鸡鹅什么事儿啊。
因这,他就恼了,说再不在我面前讲这些。
2
爷爷平时看不得文绉绉的老夫子,所以得知他被我个小娃娃给噎着了,非常高兴,破例开了他菜园子的篱笆门,让垂涎已久的我踏足。
菜园子里和别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是用来种四时的菜蔬,不同的,在篱笆上。我们家的是爷爷用矮紫薇树编织的树篱,四季常青,一到开花的时候,四墙的蓝色白色粉色花朵。其实我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0 09:08)
慢收日月供回甘
权蓉

午后闲逛,偶然进到一个被主人弃用的微博,说弃用,是因为最后更新时间是在一年前。最后一条的内容写着,你好,再见。
前后几百条心迹,大段小段的,读下来,应该是个细腻的女孩子为了自己暗恋的人写的。有记录两人相遇时自己心动的片段,有去偷看他选课的内容自己是否要跟选的矛盾,有写自己想表白却囿于现实而为难的心潮起伏,有摘转那些流传于网络里美好却伤感的句子,甚至还有很多条星座锦鲤转发时附的那几个同样的字:希望他回头看见我。
人海茫茫,这些曾经飞扬心伤现在却无主的内容被我这个陌生人无意窥见,还细细地一条条地读了,甚至还领略到了主人的些许无奈和美好,大概这样的相遇是现下这个时代里特有的事情。因为早前,我这样有点年纪却又保守的人,是绝不会让这些思绪见与第三人的,它们全都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备忘录里,默默待着。
有一年某个明星的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09:34)
春事
权蓉

春天有倒春寒,风也还在山后头埋伏着,等了某个叫“降温”的下午,将那些厚衣服全部收束好,只着春衫的人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训。有早就严阵以待拿出羽绒服的,也有硬抗穿着风衣抵抗的,还有干脆去商店里现买一件号称正在跳楼价的。更有我们这样,呼朋引伴约饭的,毕竟冷,可能是因为欠了一顿涮羊肉。
南方过梨花节、桃花节、油菜花节……的时候,咱们这儿在下雪。不过终究是节令到了,所以一回头,咱小区、公园里大片的花朵也扑闪闪地冒了出来。特利索拍几张照,也打上一句: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反正要麻溜儿地站在这春景的尾巴骨上现一现,至于开的到底是桃是李是梨,管他呢,开了就行。
还有半年又要供暖了,但至少此时,漫长的寒冬就要归到使劲儿关住的旧庭院里。花红柳绿指日可待,所以家里养秃的花盆,养空的鱼缸,不赶在此时添补,简直对不起“一年之计在于春”。过来人都劝歇了这份心,说有啥活着就养啥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