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里快
里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105
  • 关注人气:3,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简介

     快 简  

  

     里快,内蒙古商都县人,汉族,大学本科。作家协会会员,电视家协会会员;一级创作,享受特殊津贴专家;当代作家、诗人、评论家;内蒙古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锡林郭勒盟职业学院兼职教授;内蒙古中青年作家文学创作研究班学员导师。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550多万字。体裁涉及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报告文学、文艺评论、文学创作与欣赏等多个领域,以中长篇小说、诗歌、文艺评论为主。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第四章(一)

      希望有一阵风。而且最好是活动在山野里的那种风,没有颜色,没有声音,当然,更不会有沙尘了,纯净的就像用清水洗过一样。微微的,徐徐的,从身旁刮过。没有任何喧嚣的事物,只有草梢、花枝在风中轻轻地摆动着,鼻孔里,洋溢着清香。然而,置身在眼前这座城市里,这只能是一种奢望。

      在街角一家超市的橱窗跟前,棒槌席地而坐,看着街头一刻也不停的人流、车流,呆呆地想着,额头上沁着一层汗珠。此前,他刚在这家超市吃过两个馒头、一截黄瓜,喝完一瓶矿泉水。这些天,他一直在街上转悠着找活干。但是没有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章(四)

​       晚上,村民大会在桥底举行。会议由河西人和山中汉子主持。开会以前,隔开三个桥墩,长脖子、大分头和几个工种差不多相同的人,正躲在那儿不知在干什么。别人都蹲在地上,只有棒槌直起腰板,在那儿站着。每个人都看着自己的手上。大概是拿到手里的东西不太理想,看完以后,棒槌气急败坏地喊道:“不行,不行,这次不算数。再来一次!”长脖子一挺身子:“刚才说的好好的,一锤子定音,怎么刚抓完就不算数了呢?”糖牛往起一站:“对,照棒槌说的来,重抓,重抓!再抓一次就不抓了。”“不行!”长脖子突然吼了一声,“先做大后做小的,你们还是不是个男人呀?啊?”大分头赶忙去捂长脖子的嘴,然后鬼头鬼脑地朝对面看着,接着,低声说道:“完了,妈的,叫你这么一吼,全完了!”对面,老大直起身子,看着河西人问道:“那几个小子在那儿鼓捣啥?”“能鼓捣啥呀,抓蛋蛋呗。”河西人笑着说道。老大马上站起来,气恨恨朝那边走去,刚走出几步,大分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章(二)

      第二天晚上,待人们都回来以后,村民大会在桥底举行。会议由老大主持,他首先向大伙儿说明了开会的意图,接着,河西人拿出一张用铅笔绘成的图纸,开始向大家介绍规划情况。他的话音一落,人们就争先恐后地围过来,开始寻找自己桥墩的位置和确切的方位称谓。“好啊,咱们在这个城市里也有自己的村子了!”大分头第一个跳起来说道。“这是个好办法!”二道眉马上附和道,“看不出,桥底还真的藏龙卧虎呢!”“东街一号路,西街二号路——多气派!”铁蛋伸出一只手,在图上比划着。更多的人围了上来,一边指指点点地看图纸,一边眉飞色舞地议论着。“要是这儿再有一条小河就更好了。”我老汉说,“那样,就等于把我们村搬到了这个地方。”“这么说,你们村边有一条小河?”大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章(四)

​     附近,老大怀揣瓦刀,正在大街上走着。离开桥头以后,他已经在这条街道上走了好几个来回。目的很纯粹:在大桥附近找一点活儿干。已经连着三天了,除了他,弟兄们每天都能揽到一点活儿。这些活虽然不是很肥,工钱也不高,但至少也能把饭钱挣回来。倒不是老大揽不上活儿,而是每天揽活时,他总是把弟兄们往前推,自己从中作一些介绍、说合,等到轮到他的时候,雇主们手里该放的活已经放完了。这样,他就只好每天自己去找活儿干。今天,一个熟悉老大的雇主一走上桥头,就几步走到老大跟前,要把手里的活儿放给他,老大却推荐了三平。这些年,三平的寡妇母亲一直腰腿疼,家里非常困难。因为挣下的工钱要不回来,现在,老人已经断药了。所以,三平无论如何不能闲着。稍后,又有几个雇主走上桥头,开始放活儿。这次,雇主们放出的每一宗活儿,都至少可以连着干七八天。眼下,这样的机遇非常难得。老大把当即雇主们拢在一起,短短几句话,就把弟兄们都推了出去,自己却留了下来。等到大伙儿都离开桥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章(三)         

大桥底下长期形成的生活氛围,对长脖子和二道眉他们几个人来说,的确起到了一定的约束作用。平时,这几个人都很少说话了,每天早晨一上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章(二)

       河西人出手略微比山中汉子高一些。他上有父母,下有儿子。因为住的地方傍着一条大河,当年,衣食无忧。但是自从大河上游修了一座水库和一个发电厂以后,用作安身立命的土地就变成盐碱的天下了。除了能用来喂猪的橯藜以外,别的,什么都不长。为了生存,他带着仅有的五千块钱补偿费来到这座城市里,在西城区办起一个风味小吃店。凭着热情、周到和勤快,风味小吃店经营得很不错。毛收入每天把都在一千块钱以上。生活从此有了保障。但是随着小店的知名度不断提高,工商、公安、税务、电力,纷纷前来白拿、白吃、白要,加上一帮城市小混混隔几天就光顾一次,不到一年的时间,小吃店就垮了。第二年开春后,他就手提双拳,站在了桥头上。 

       对比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在名册的村庄

                          第二章(一)​

 

    将近中午时分,七八个叫花子,相随着,由南向北,不紧不慢的在大街上走着,走在最后头的是一个老叫花子,看上去有六十多岁,手里握着一个又粗又长的大烟杆,另外那几个叫花子每个人手里握着一根打狗棍,棍子戳在柏油路面上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传得很远,背在背上的褡裢,闪着黑黝黝的光。

    突然,一个小男孩从旁边一条小巷里冲出来,穿过叫花子们的行列,随手扬出一把沙子,然后在尘雾的掩护下,飞快地向对面跑去。紧接着,从巷子里传来几声狗叫。叫花子们顿时打个激灵,随即端起手里的打狗棍,列出一个怪异的阵势,神情肃然地站在了那里。但是那条狗并没有追出来。身后,小男孩抖动着膀子,大声笑着。叫花子们一齐回过头,用冷漠的眼光看着那个孩子。“妈的,又是这个小崽子!”一个小叫花子狠狠地说道,同时将手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在名册的村庄

                                      第一章(四)


        铁蛋怒气冲冲地看着大分头,大分头不好意思地站在那儿,一脸无可奈何的神色。

       为了让儿子日后成为一个合格的庄稼人,铁蛋五岁的时候,爹就领着他下地干活了。耕、种、耙、耱、碾、打、扬、藏,什么活都没落下。爹在干活儿的同时,把一些当庄户的要诀告诉铁蛋。铁蛋一一记在了心里。这年春天,爹领着七岁的铁蛋去耙地。几个来回下来,儿子走的累了。爹就把铁蛋放在耙上,让耙载着儿子走。谁知,铁蛋刚坐上去,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农民工

生存环境

沉郁

深刻

分类: 小说

                                                  不在名册的村庄

                                                    第一章(三)​


       不管人们是否愿意接受,命运都在循着既定的安排在运转。小鬼头离开没几天,桥底的人就没活干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心甘情愿地闲着。困顿的生存境遇,不允许他们停下自己忙碌的脚步。于是,十八个人便化整为零,每天从早到晚都在街上转悠着找活儿干。可是没有什么活需要他们去做,很明显,这座城市虽然接纳了他们,却并没有为他们准备好足够的生计,反而时不时地在为他们制造着困惑与艰难。现在,它好像决计要抛弃他们了。

       困局最先是由河西人、山中汉子和平南妞打破的。这当中,老大是主要的策划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农民工

生存环境

深刻

沉郁

分类: 小说

                                                      

                                                      不在名册的村庄

                                                          第一章(一)

       老大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萎靡不振地躺在城郊西面那座大山的脊梁上了。

       晚霞像一团火,由西向东,点燃了大半个天空,给大地涂上了一层如同紫蝶一样的色彩。高楼黑黢黢的身影,正在吞没它身后的一切。街头,行人和车辆逐渐稠密起来。桥底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显然,这个时候,弟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品发表评论动态

      

     书  


  《不在名册的村庄》在《作家》2015年下半年长篇小说增刊发表。

  据《作家》网站介绍,《作家》杂志于1985年创刊,2000年改为月刊,2006年改为上、下半月刊,现改为旬刊,堪称国内一流的大型文学旬刊。刊物风格厚重扎实,兼收并蓄,发表了许多影响广泛、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其中许多作品获奖并深受好评。

 

  《不在名册的村庄》内容简介  

  

    一座历经沧桑的大桥,最终没有能够担当起依附在它下面的一个生命群体微薄的希望,却从卑鄙与丑陋的手中接过罪恶,将他们当中的一多半人,在经历了无数磨难之后送上了天堂。在中断生命与苦难的同时,打开另一个足以让读者展开想象的空间。在那里,人们或许能够看到,究竟是什么力量支配着最终趋向无奈的命运,进而对现存的某些规则提出质疑。悲剧的立意与架构,喜剧的状摹与表达,将一群沉沦在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希望、挣扎与破灭,以及附着其上的喜怒哀乐,表现得入木三分。体现作者独特个性语言的调配与艺术造诣,精确地点染着人物的深心与外在,为读者提供的不啻是一种高峰阅读体验。作品以农民工的城市生活为题材,但却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农民工小说。农民工这个群体在文本中是被抽象化、寓意化了的一个“意象”,作家借助这个“意象”所表达的,是对整个社会的关注。作品由此获得了一种特别的力量。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