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5idjcdwag
5idjcdwa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0-12-26 11:59)
标签:

交流

杂谈

见此句,感觉有点亲切,似在何时听过,何时见过,可有又却忆不起来了,是不想忆吧,停留在见时的美好固然令向往,可忆多了却也令伤怀,豁达的回忆当的点点滴滴又是需要怎样的一种心境,又需要怎样的一种勇,没了魂的寻觅随风飘过的云,只怕是赶不风的脚步,慌中跌了跤,疼痛的爬起来傻傻的呆望着远,失了神。见??脑中的景象还在吗?  纳兰德的一句“生若只如见”道出了多少天涯的心声,是啊,生若只如见那该多好,没有伤心,没有痛苦,同样也不会有无奈,一切都归于零点,谁都不是谁的谁,谁也不曾拥有谁,生若只如见,停留在那起点的祝福又该有怎样的延续,淡然的回首一切的顾虑与哀愁,还是回到当最美好的时光吧,可要让一段刺伤心力的回忆停留,真的很难做到,是假装还是故意,都只能在梦里默默的演吧!  看纳兰的《生若只如见》朴实的词句种透着唯美,在回味,这唯美的背后却有匿着怎样的一种心酸,忧郁和感伤,“生若只如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心,却到故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愿。”婉约中的凄凉不时不时的徘徊于的心,疼痛的影子终究离不开被风吹伤的残烛,一遍又一遍的腐蚀着伤。纳兰长于深于却有陷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4 17:49)
标签:

社会

杂谈

对于我庭院里的花草树木,凡是晴天,只要我在家,每天早晨都要为它们浇浇。一年前的天,我将种铁树的大花钵腾出来种罗汉竹。原因是铁树长大了,花钵显小了,要命须无空隙可伸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铁树从花钵里剥离出来,移到泥土丰厚的花池中。可在移的过程中,铁树的叶子有被折断的况。为省麻烦,我将被折断的铁树叶再折细,放入花钵底,铺了厚厚一层,然后盖泥土后,再种罗汉竹。我想,这铁树叶,长期被埋在黑暗的泥土中,加经常为罗汉竹浇,这铁树叶子定会腐烂为肥泥,为罗汉竹增加些营养。几个月之后,青枝绿叶的罗汉竹渐渐枯死了。我寄希望于罗渗透竹的根,在来年的天再发新芽,重振生机。然后,当天过半的时候,我的希望却无动于衷。为此,我拔起罗汉竹,发现其根已枯,县因含而腐烂。为此,我又想将一个小花钵里的黄杨树移栽到这个大花钵中来。当我刨开泥土,发现那厚厚的铁树叶子,绿意浓浓,生机不减!由于泥土的挤压,透能很差,以至于罗汉竹因长期遭到浸泡而枯死。至今我也不明白,铁树这一常青树的枝叶,离开体后,被埋于黑暗之中,居然能长期地保持本不变的原因。因为很多种常青树的枝叶,只要埋几个月,定会腐烂为泥。更何况这铁树的枝叶埋了一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蜗居》里的宋思明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什么大问题……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谁不谈“钱”这个字眼的话,就注定会到碰壁,好像是只有钱才能让我们的内心更佳的“畅通无阻”。的确,现实的社会,本来就是把形形的们,用“几角”或者“几元”这样等级分明的字眼来论述!那天早,亲在班之前嘱咐我说:晓雨啊,今天中午你到包子铺给买四个包子送到我的单位里,等晚下班回来家再把为买包子的钱还给你。于是,我二话没说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但是,当我听见亲从里溜达出来“还”这个字眼的时候,我的内心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了。我有点多心的认为,亲的那个“还”字是让我将来有了钱之后,就得把她养育我这二十几年的恩统统都还给她,而不是让我一辈留一辈地永传万代!中午,到了给亲送饭的时间。我一来到包子铺,首先是把钱包敞在自己的面前,一张一百元、一张五十元,四张十元,三张五元……我把钱包里其中一张五元钱,递给了包子铺里的那位女服务员,我说:你好,给我拿四个牛馅的包子,我要打包带走。接着,那位服务员接回我手中的钱,便回向厨房跑,给我提包子去了。没过多久,那位服务员就把一个臃肿的饭盒递到我的手中。可让我糊涂的是,她在把装满包子的饭盒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9 13:59)
标签:

交流

杂谈

父亲的毛衣秋风起了,父亲又穿了亲编织的毛衣。做子女的看着,有些恼,但也无可奈何。毛衣是用黑的晴纶线手工编织而的,那是亲学的杰作。掐指算来,那件毛衣应该暖父亲近十年了。颜已经泛白,本来就不柔的质感这时变得近乎板硬了。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全拼着每在自家那几亩田地的辛勤劳作来谋取一家平实的生计和梦想。在我读高一的那年冬天,亲不小心病倒了,得了急肝炎,被父亲强逼着在家养病。可亲闲不住,她让我在镇赶集的时候买来便宜的晴纶线。在做完家务的空闲,她就一门心思地向邻家媳阿花嫂学习穿针引线的技巧。亲长年做粗活,双手不再灵巧,常常因为出了纰漏需要拆了重来。这时,我会在一旁着急埋怨,试图把活儿揽过来自己做。亲虽然面露羞愧,承认自己笨手笨脚,但仍然坚持由自己来完每一针的编织,不愿我手其中耽误了学习。寒冷的冬,亲常常端坐到深,蜡黄灯光下专注编织的影伴着我们进入甜甜梦乡。亲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终于织了一件完整的毛衣。一大早,父亲笑眯眯地把新毛衣套到,亲局促不安地站一边拉扯着毛衣的边角,三个也兴奋地在一旁指手画脚。“没花型,一的平板。不好看!”小噘着说。“岂止呀!最大的问题是,子大,袖子小,爸爸穿起来样子有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8 00:42)
标签:

杂谈

创业!们追求的目标,挑战能力的起点。困难!无奈生硬的压力,求索未知的极限。娴!应运而生,创业与其结合!好比注入了的活力,生硬得以化解。创业似龙,娴则如凤!龙飞凤舞的美妙映射着创业的一张一弛。龙凤呈娴的格局诉说着创业的剑胆琴心。虽不知功之路尚有多远?娴却能减少艰难危险。目标已定不要改变!开弓没有回箭,诺言要实现!齐心协力,冲过急流险滩!别怕创业的路难走,曲折蜿蜒!携娴之手,把目标实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6 08:08)
标签:

交流

杂谈

忽忽一别数年,想当与月君共居一室,枕脚而眠,犹是历历在目。此时又值深秋,难免伤怀,不知何时何地方能再见。秋菊正值繁锦,月君此生最为怜此花,“宁可枝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昨兴来,闲步一游,竟遇菊数株,西风飒爽,更显得妩媚苍劲。薄暮炊烟,又添几些孤傲愁。想若是在间四月,洛花开,月君再见牡丹,定也是会记得“醉月频中圣,花不事君”的燕赵,独喜牡丹花。许是注定花开不同期,有别离时,才会各奔东西。曾经那些花儿,随风散落,不知何是天涯。和月君生来便是结发有缘。同年出生,期也是相同,我仅大了他三个月。那时我们两家,只隔了三米宽的巷子,就是在屋里大声点说话也能听得到。经常是几个黄毛丫一起疯癫,然后各自回家被亲骂。月君弟四,他排行老二,有一,虽只是长我们两岁,却貌似比我们安静的许多,常常在玩的兴致正浓的时候,会替他亲他回家,做些小家务。我们所玩的游戏,也不过是大多女孩儿喜欢的踢毽子、丢沙包、跳皮筋之类,最多还是过家家。十二分认真的心思去模仿大们的常生活,比如煮饭,或者串门。袖珍的有板有眼,大们见了就会骂曰闲着无事生事,去描红看书也好,净是瞎折腾。现在想起来也不莞尔,很是纯真可。因为我是在家排行老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4 10:14)
标签:

理想

杂谈

这一生中,让我自得其乐的是,学了美术这个专业。记得那年,考素描是画一个坛子。没有布景,就光秃秃的一个坛子放在讲台,光线也不是很明亮,那坛子有点象现在的罐子,不是很大,说实在的,我已记不清当时是怎么画的,只记得监考老师来回从我边走过,不时的打量我,也不时的低看看我涂的那破坛子。要说绘画,我没有天赋。特别是对形体结构的勾勒,我总是很善于随自己的想象,而去过于夸张的描绘,显然,那是对原形画走了样。也许,在那时,我就养了习惯,观察事物,看东西老是看走眼。美院后,轮庄画体速写时,我的作业常为同学们的开心笑料,同学们常笑我是画漫画的,还真别说,毕业后,在报刊还陆续发表了不少漫画作品呢。在学校那会,我是不喜欢素描课的,整天石膏像来石膏像去的,眼睛看的都是黑白灰,最多加点高光,算是丰富了点,但远远比不彩课来的斑斓。记得第一次画粉静物,自然这次是有背景的,那些果、矮罐子、高瓶子在淡淡的布景衬映下,似乎都有了灵。与其说我喜欢彩课,不如说我喜欢那些五彩缤纷的颜,组合的冷暖调子。它们刺了我所有微小的细胞,使我的感出奇的鲜活。那次作业,老师凝坐在我的画板前,足足看了十几分钟,而后小声问我,远景与近景为何要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2 17:13)
标签:

理想

杂谈

2009年,12月中旬的一个子,独自一,从广州至番禺市桥,直奔狮子河畔,遥遥可见远山巅耸立有宝塔一座,那便是莲花山。从西门进园,花团锦簇,姹紫嫣红。道路两旁,题诗刻石,有“莲花飞瀑”、“溅玉浮香”等石刻,点缀其间,好是雅趣。沿路至莲花湖,迎接自己的是绿草组的“莲花山欢迎您”六个大字。抬观之,见湖岸塑有莲花仙子的雕像,与之相对的是莲芳亭。就在莲花湖靠山体的那一侧,有一个鹭鸟自然保护区,保护区的堤岸,有三五白鹭在觅食、瞌睡,甚是讨喜。沿湖朝西,见平整宽阔的柏油路两边,榕树夹道,亭台廊榭、遍植奇花异草,半山亭、睡莲湖分布其间,构一片胜景。继续前行,穿过薰衣草园,至桃花园,见园门两边有“桃红柳绿间景,鸟语花香天下”对联一幅。只可惜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和桃园相邻的是“思乡亭”和“联谊楼”胜景,但没细看。拾级而,至山岗,见一座高九层,红墙绿瓦,八角攒尖顶的楼阁式砖塔耸立,此塔便是莲花塔。据说,此塔建造于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由于雄踞在珠江入海,给往来的船只提供了指点航向的坐标。从莲花塔折回观音圣境,由牌坊朝里走,见路边有菩提园一,园内分布有许多石刻,有“缘开因果,义结菩提”“时来运转”、“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1 17:10)
标签:

交流

杂谈

文/桃源雅馨我突然知道如果一些东西不是我期待的完美,那样尽量放下心去接受。“可供选择的答案永远是那么少,而且这么不能称心如意,这是世界大多数的命运,你只能在一个可遇的范围内,选择一条看起来还凑和的出路。”这句话道出了许多的命运,是呀,生活在这世界,有谁才能真正的随心所呀?只有在童年中的象牙塔,父的中自己才是唯一的主角。所以自己都在自我的伪装下生活,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生活,是因为自己面对的是整个世界。是呀,没有生来就喜欢做这些烦琐的事,但只要还活着,就永远逃离不出生活的魔咒。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许多感动,无柰,企盼,失意,憧憬的点画连接中,在许多事与非中,与生命替中,昼与的替中,自我肯定与否定中,决心和妥协中,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自从参加一场婚之后,就变得跟之前不大一样了。对我来说是一种意外的收获。是的:“无论是心舒畅,还是心抑郁,都不要沉溺太久。”回到三亚,跟久违的朋友相聚,在一起很快乐,还有彼此之间那种深深的分。一起出去放松,释放自已封闭已久的心灵。白天游玩景点,晚高歌一曲。陶冶操,心在唱歌的时候得到了释放!这些天,天天游山玩,乐而忘返,经常是不肯回来。如此美景,确实!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1 01:47)
标签:

交流

杂谈

从细密的铁方格鸟笼里散放出来了,它是一只黑的鸟。照常规,它是笼中之鸟望自由久已如今获释理当感到侥幸而即刻远走高飞,但是奇怪的是,它并没有随着自己那种先天本而肆意妄为,而是乖乖地在地面围绕着主的脚悠闲自在地踱着步子,款款的犹如一个贵似的神态举止傲慢。昂步挺,似乎是对自己的现状及出境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且又无动于衷,永恒的自由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但它已经遗忘了曾经那些自由而逍遥的子,以往的惬意而忙碌充实的生活已经埋没在眼前这种安乐且慵懒享受的时光里了。这与当时被捕入笼时哀鸣惨时的景相悖,截然相。记得当时的生活是多么地安逸充满了宁静与祥和。五月的夏从葱郁的树的绿叶间隙筛下,地呈现斑斑驳驳的光剪影。山谷之中的草与繁花装缀着大地肌肤,那巍峨高耸的悬崖绝壁充满了奇迹般的神和貌。作为一只羽翼丰满而又来去自如的鸟,它的快乐绝不亚于风雨中的草终于沐浴在明媚而暖的光中一般难以言喻。同伴们在晨曦里驮起了片片彩云飞向那驱赶黑的光明,觅食是一件既乐趣无穷又满怀疲惫的差事,可是为了生存于宇宙之中地球之它们不得不努力地去寻觅可以填饱饥饿的食物,它们寻找那些盛夏的果实以及遗落在草丛之中的植物种子,还有的是去寻找些美味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