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玫瑰之地


本名赵伊妮,满族。1990年9月24日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学会会员,当代诗人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沈阳市大东区作家协会理事。毕业于辽宁文学院。已出版诗集《早安,玫瑰》,散文集《小站》。部分诗歌,散文散见国内权威刊物。文章为原创,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对于抄袭者,请君自重。

  

喜欢一些字眼词句,诸如韶光贱,烬落,寂寞,凋,彻,天涯,向晚,人生长别离……我知道,我的骨子里,存着些决绝、偏执、激烈的因子。它们被封藏在平淡清和的表象下,如火热的岩浆,翻腾、鼓动、爆破、翻腾。我嗜美。偏执地,狂热地,我信奉悲剧美,带着毁灭性的美,如心底,存着一只细嗅蔷薇的猛虎。光阴,仿佛是被笼罩在了记忆里,那个夏天白晃晃的炙烈阳光中,汽化、模糊、扭曲、蒸腾,一眼望去,恍如前世,又恍如昨昔。我嗜爱着悲凉的美,以致希冀着我的这一世,能如一场花火,美得酣畅,美得悲凉……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诗观

我手写我心。

博文
(2015-07-27 17:16)
标签:

情感

分类: 白纸抱墨

2015年7年17日周五:阳光懒洋洋的掠过树枝,树叶投下漂亮的阴影,一叶一叶暗色的,像舞动的精灵。去凤栖梧买书,认识一位法国作家萨徳,若是他还活着,我们认识,想对他说,男女之事还是要保密的。

 

2015年7月18日周六,又是萨德的书,伴着炼奶的饼干,拿铁咖啡。读《伪贞洁的女人》,想着男神,你这勾引我的神,你那灼热的箭一直射进了我内心深处,我甚至没来及反抗。

 

2015年7月19日周日,曾经欣赏的女文友变成文坛的娼妓,‘有胸必火’,你高歌。你从此以后丢掉书本和稿纸吧,男人们,有福了。我在纸上写诗,你在男人身下,就可以解决粮食和金钱。

 

2015年7月19日周日:男人,一直是我坚持不懈地研究的一种植物或者石头,当然也是磁场、灯柱或者太阳。当他们挟裹着风衣、皮带、火机、香烟,带着更多的灰尘来到女人这里时,他们放佛在寻找着旅馆,寻找着岛屿和水井。

 

2015年7月20日周一:我笑时,嘴唇启开时像鲜嫩的花瓣,奉承之人都说美。可是当我哭泣时,站在我身边总是平时挖苦我笑容之人。停水,忘记关掉水龙头,赔钱巨款,白花花的雪花银,断掉了我一整夜的睡眠。你说,还要有希望,令人慰藉的感情,总是产生于苦难之中,是上天的赠予,造化赐予我们,抵消或者缓和痛苦。爱或者等待,都像时间之神在人类身上神秘的刻痕。

 

7月21日周二:有雨,但还没落下,想哭,也哭不出来。像这样的稀奇古怪的社会,想生存(我们暂且年轻,谈不上生活)我们就得低下头来,闭上眼睛,说:“我真不知道世界是怎么在空间漂浮,因此,尘世中可能有些事我无法理解,不能苟同。”

 

2015年7月22日周二:疼痛是人生必修课,习惯就好。叔本华说:人能够做他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这句话伴着兰州阴沉沉的天空,想哭就哭吧,憋着多难受,我带伞了。看萧红写给萧军的书信里写了一句:“灵魂太细微的人同时也一定渺小。所以我并不崇敬我自己。我崇敬粗大的,宽宏的!……”连萧红都如此,像我这样一个在现实与虚幻间游离的人,写作与读书,这两件事,本身都是自找苦吃。其他的事情,多数看在别人眼里是玩笑。

 

2015年7月23日周四:午休时,翻看成语词典,无意间翻到“谢”字,汉语多么美丽。将花朵之败落称之为“谢”。真的就是一个“谢”字了得?愿我不在人间时,墓志铭为:“红红的玫瑰,她谢了。”谢,真的美好的不得了,谢天地,谢彼此,这样多美。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就好。我幻想着,有一群男人在我墓前,痛哭流涕,我一定在土里笑得不行。即使我生前如何浪漫,但死后终究幻化不成蝴蝶,与君株老。或者,我的文字没有人会再读,但是一定还有人谈及我的绯闻。当然,这得生前留下足够的作品才行。

 

2015年7月 24日周五:读罗素《西方哲学史》将近了凌晨4点,提醒我必须休息了。将闹钟定时在早晨六点二十分,关于梦好像就是一片沙砾色的灰棕。起床推开阳台的门,看看屋外的叶子,和弘格尔亲热一翻。7点出门,本想在肯德基吃个早餐,找个安静的角落读15分钟的书,然后上班。结果我到肯德基时,排队买早餐就花了二十分钟,险些迟到。美好的心愿竟在噪杂的人声中破碎掉。提着早餐,在办公桌前吃掉,开早会,汇报着今日的工作,匆匆一天便开始。一天有时冗长也短暂,与心境有关。我最惬意的时光便是下班阳光落在我脸上,在橘红色的阳光交织处,我,在人群中出现……

 

2015年7月25日周六:早上上班的时候,洒水车刚好迎面而来,有阳光的日子,洒水车都有了尾巴,是彩虹做的。连续三天,缺少睡眠,但昨夜有梦,梦里我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写诗。我很想趁阳光明媚的日子,与心上人走走。世人难懂,我这样的生活,和蛹一样,自己被卷在茧里面。希望固然有,目的也固然有,但是都那么远和那么大,而我只想安静生活,写作。我从未想坐拥群山,一片叶子是我的,我便欣喜。人紧靠着远和大来生活是不行的,虽然生活是为了将来而不是为了现在。还有,最近读书,怎么有那么多的字不认识了,像是得病了,失忆了,还是痴呆了,估计是脑子的病。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多么寂寞的安宁,也离我远远的,心不静,不静。我所谓的趣味,则就必有我,倘若无我,那就一切无所谓了。

 

2015年7月26日周日:清晨坐137路去接锋姐姐和先生,车上只有司机和我,感觉清风吻了我,他们一前一后到达兰州。陪锋姐姐去中山桥转,黄河不吸引我,羊皮竹筏我是不敢坐的。桥底寂寞多年的石头,我抚摸了很多。石头没有两颗是相同的,人更如此,所以倘若有朝一日,我说我爱上了你,那便我真的爱你,爱上独一无二的你。在游船上与先生讨论人生,先生很了解我,他说我适合当情人,而不是妻子,也能做好妻子,只是有些不情愿。理想与家庭,你是理想先行,你有作家的气质,你配写出好作品。先生又说,分开是好的,我们都爱自由,自己一个人惯了,不太会负责。我终生不后悔之事,便是嫁他为妻,先生是至情至性之人,我则像是生活在梦里,梦里梦外他甘心守护。我谈及我想封闭写作,他告诉我,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作品写出来就行,人生还是在于多尝试。问我世界想去哪里,我说有山有水之处就可,也许不远。我独坐的时候像一粒仓中的小麦,仿佛沉睡,仿佛冥思,仿佛梦着一片土地。先生像是使我抽枝发芽的阳光,暖着我,疼着我,等我累了,等我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