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无忧无虑
无忧无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8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记得那是在1970年的深秋,我和杨和从北京返回东北建设兵团22连没多久,我们大河口22连宣布解散。下午来了车拉人。我从那时起和老朋友杨和就分开了。他被调到7连,我则被分到了30连。30连是在一个山坳里新建的连队,我们称为“新建点”。连长是当地的,叫阎树根,据说一辈子在山里边,没见过火车啥样儿。指导员叫姜宏有,副指导员叫林和平,河南人。当时主要是从11连分出一部分人员组成的30连,我们去时已经有了两间大土坯房子了。基本上就是一间男生宿舍,一间女生宿舍。我们男生宿舍分成两间,一边是从11连来的,一间就是我们22连来的,中间是过道及烧水的灶坑。每天收工后两边的宿舍里就会很热闹,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尤其是从十一连来的天津战友连城,非常幽默,没过多久我们就熟了。常常在一起侃大山。从他口中我知道了天津的黄河道,他的发小“狗子”,“大眼儿”……。

  调去30连后,我差不多每星期天都要去7连看我的朋友杨和。从我们连到7连要走十几里地。其中要穿过11连和路过10连。7连离江边最近,和苏联只隔一条江。是个老连队,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健康

分类: 转载
 

迄今为止国内最最详细权威的身体酸碱性原理剖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载
 

專家吐真言,醫生永遠是無奈的

背景紀小龍,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全軍解剖學組織胚胎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抗癌協會淋巴瘤委員會委員、全國全軍及北京市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專家,每年在病理會診中解決疑難、關鍵診斷1000例以上。

我是做病理研究的。說到病理學,老百姓瞭解得不多。在國外叫 doctor's doctor,就是“醫生的醫生”。因我們每天干的活,都是給醫院裏每一個科的醫生回答問題。並不是我們有什麼特殊的才能,而是我們都有一台顯微鏡,可以放大一千倍,可以看到病人身體裏的細胞變成什麼樣子了,可以從本質上來認識疾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次考美国驾照,有机会详细了解了美国交通规则的内容。从而引发许多联想,写出来给大家看看。

一、 法制健全

美国是个法制社会,即使在交规里面也到处是有关犯罪、法庭、监狱的字眼。比如醉酒驾车这个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处罚极重:首先是有一个标准,即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0.08为醉酒。第一次犯罚款500-1000美元(如果酒精含量高于0.15,则罚款1000-2000美元);劳改50小时;缓刑一年;监禁不超过6个月(如果酒精含量高于0.15,则监禁不超过9个月);吊销驾照最低180天;上12个小时的酒驾改正课;接受医院关于酒精依赖测试,如果有问题则需要接受6个月治疗。现在醉酒驾车一般都是直接交法院处理,性质极为严重。而且将在你的档案里存放75年之久,也就是说将影响你一生的信誉,对找工作、贷款都将产生负面影响。这种立体处理的方式,那个人还敢犯第二次?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特权车,也没有超越法律之外的人。还有一条让我很惊奇。交规当中有一条关于“littering”(乱扔垃圾)的条款,是说只要你开车时有这种行为(如果载货捆绑不牢至货物掉落视同“littering”)将被罚款500美元或者是蹲60天监狱;如果乱扔或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月30号二柱的女儿出嫁了,嫁给了一位东北黑龙江的小伙子,那小伙子一直在北京发展,还算可以。就在那天的婚宴之后,二柱悄悄的和我说;“你要能请下假来,就和我去东北一趟,顺便咱再去看一看那些战友”。“行啊,我没问题,今年的年假我还没用那”。

  没过几天,二柱就打来电话告诉我车票都买好了,9号的。这时我才想起还没和老婆商量,到了晚上老婆回来了,我已经把晚饭都做好了。热腾腾的,香喷喷的。讨得了老婆的高兴,饭后就开始摊牌,“我要回东北兵团看一看老朋友,”。老婆一听一愣,“你不是去过了么?干嘛还去呀?”。我赶忙把二柱的情况说了“人家二柱的女儿找了一东北的姑爷,北京办完了婚礼还要再回老家办一次,二柱一人去有点孤单,就让我陪他一起去一趟,顺便再到处转一转,会一会老战友们。再说我又有几个刚刚联系上的战友,都已经三十多年没见了。这不趁这机会去看看嘛”。“就你们这喝酒,我就不放心!都啥岁数了,每次见面都是不喝高了不回家,你出门谁放心呀!”我一听这话,有门儿,赶快说“我们这些人现在都明白了,都不多喝,这不都想着多聚几次吗?没有好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荒淡了我的博客,同时也冷落了我的好多博友。只好说一声“对不起”。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慢慢找时间吧!自从去年八月底我家开始装修房子,我就基本上离开了我的博客。在这之前我的兵团战友之间的聚会就令我没时间去静下心情去打字。参加七连老战友,老哥们儿三宝子的59大寿时,与前来祝寿的孟凡贵老兄一起攀谈了起来,我俩都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后来一说,原来我们都是在东北兵团一师68团,而且我俩都在团部。怪不得我看老孟总感觉此人我认识。从那时起我俩建立了联系,每逢年节我总能接到老孟的祝福短信。也就是从那时我上了凤凰网知青屏道,找到了我68团的网页,联系上了好多过去的老战友。基本上都是30多年未见面的老战友了,从此我就在68团与3团之间的网页上游走。参加各种活动。不知不觉的冷落了我的博客了。有时一月也不登录,也不知我的博友们的近况。在此向我的博友们致歉!期待着我能退休,能有多一点的时间,安安静静地写我的回忆。离开那许多年了,仍然在我脑海里不时的出现在东北的那时那刻。这就是“魂牵梦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情追思怀念亲密战友王树林

亲爱的战友们、同志们、大家好:

    今天是,我们的好战友、好哥们、好兄弟王树林烈士牺牲一周年的日子。

    一年前的今天,一个时代英雄的名字、一代知青的先进楷模、忠诚维护世界和平、伟大的人民公安卫士王树林同志,肩负着党和国家、人民的重托,代表中国维和警察前往联合国驻海地联海团洽谈中国维和警察维和工作任务时,突遇海地地震不幸遇难壮烈殉国。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从国家救援队现场施救的实况录像中看到,从地震的废墟中挖出来的第一具遗体就是王树林,从现场实况录像中了解到,在第一具遗体旁边还有一架正在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常回来看看呀,Hini
再过几天,刘家的侄女婿Hini就要带着妻子畅和即将周岁的可爱的侄孙女美柯一起回德国定居了。
时光似流水,一晃就是15年,回想当初自小畅领着大个子老外Hini首次登我们牛街老四合院门开始,多年里我都未把他们间的交往当真看待,总觉得不靠谱,两国的文化、习俗差距太大,尤其在开始几年里,他们也不办理结婚手续,不定哪天就分手。刘家的传统是尊重个人的选择,尽管我、我老妈以及其他人不同程度抱有怀疑态度,也从未直接向畅表述,因为我们都处于局外旁观,难免有偏见。
Hini 是法律工作者,他受德国政府的指派,来华与中国政府法律部门合作,帮助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西方人与中国人就是不同,他们普遍风趣幽默,行为开放,不管是在牛街四合院内还是在聚会的餐馆,Hini一高兴就与畅表示亲热,搂搂抱抱开玩笑傍若无人,起初我们还觉得有点别扭,久了,也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有些偶尔参加我们家庭聚会的朋友事后都评论说Hini真'逗'。
Hini其实是个严肃认真的人,非常好学,即便是外出旅游,也带着书,空闲时就认真研读。到他在北京的居室参观,从低到顶的特制书架占了大部分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工厂里,我的班组里有个工人小王的孩子今年参加高考,我放了他两天假,让他陪孩子。昨天孩子终于考完了。今天一上班,他就和我讲了一件事,有一名高考学生上午参加完考试,下午就是英语考试,要求提前十五分钟进入考场。这位孩子的家长在孩子吃完饭后让孩子休息一会,好有充足的精力去迎接下午的英语考试,可是在孩子睡觉时,两个大人竟然也睡了,结果孩子迟到了九分钟,进不去考场,最后找到校长也不行,无论如何人家也不让进去考试。三年的寒窗苦等于白费了。那位家长十分自责,哭着给孩子跪下,弄得孩子更加难受了。旁边的人都纷纷议论,世上竟有如此糊涂的家长,真是不可思议。据这位学生的老师讲,这孩子的英语水平在班里还是很出色的。结果就耽误在午休上了。要说起来就是孩子家长太糊涂了,两个人在家照看孩子,竟然都睡着了,明年再复读,据说课本都换了。本来孩子在三年高中就很不容易了,好不容易迎来高考,结果却因此而弃考,真倒霉!小王还看见有个别考生第一个出考场,然后骂骂咧咧的“妈的,我根本就不会!还不让交卷”。看来这位学生三年高中根本就没学习。不知道这种学生的家长心里咋想。最起码是没有尽到责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月9日 星期三


看球记录

  • 添加了“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组件
  • 预测了6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