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鹧鸪天  屈原吟

太古丝桐音韵清,奈何匣内不得鸣。筵席推盏欢颜客,静夜方屋观舞萤。

天上月,月边星,难溶千态一杯冰。且为滴水归江海,碧堑相迎波不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峦灰暗如墨,落木萧萧,孤鸿哀鸣。多少年了,再回到这里,壁间字迹犹在,只不见了她。矫矫英雄姿,乘时或割据。妄迹复知非,收心活死墓,人传入道初,二仙此相遇......”。不错,这里曾有二仙。如果你见到一个风姿嫣然,斜飞入鬓,眼眉隐隐透着一丝煞气的白衣女子,请告诉他她在哪里。他也在找她,为了一笔无法还清的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轻尘

碾柳成泥雨沓纷,繁花逐水竞浮沉。

但听岁月多娴好,长记湘江月一轮。

送走了最后一位,狼籍的宿舍出奇的静。原来华与空之间真的是弹指事。想写文章回忆这山下时光,却异常难过,顿时语塞。不能承受之重,文字无可奈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传,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喝过能忘一切不忘。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又到一年莺飞草长,他来了。园子里的野花,如火烧云般红艳。附近的人都知道,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位老者,怀里藏着一枚凤形头钗,静立园中,为残落地上的花枝做一场无声无息的法事。很少有人知道,他站在那里,在想什么事,亦或--什么人。更少人知道,他曾是怎样的才俊得意,风头无两。

    如今,他暮景残光,蹒跚颤巍,颜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6 21:05)

                                 一剪梅  

影浸重山染柳烟,竹有千笺,沉寂依然。流光清照小窗前,月满寒寒,花满斑斑。

风醉云丝醒碧江,吹尽鳞澜,不散眉弯。迷津犹恨锁湘船,水远潺潺,人远纤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云淡,安静如水。

窗前,风清,风凉。

虽然风来,依然孤独。

 

我静静数着,

时间淌在岁月里,

没有影子,也没有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清净明晦

   一直在思考我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生活?何为生活?何为生命之道?生活阅历有限,只能在各种书中寻找前人的答案。伊斯兰曰:“承领是也,修此德而全此命。”儒家曰:“不怨天, 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天。”道家曰:“无为而尊者,天道也;有为而累者,人道也。”佛曰:“乐天知命。”《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天命,即道。何为道?非法纪,非规矩。顺天意,合人性,无害之自由,是为道。

    道可道非常道,讲求无为而顺天意。山中老木,十尺围而内空,樵夫歇其斧,不往。叶卷枝稀,不中规矩,置之于荒郊之地,广漠之野,长千年,路人困,逍遥卧其下,无为无害而大用。精灵黄鼠,出,捕食小虫,上下窜跃,南北跳梁,中机关,困于网中,有为有害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清净明晦

  一堆人换成另一堆人,太惶惶。图书馆也变了,有些书不知被转到哪里去了,站在书架间,刻骨的凄凉和冷落,不知所措。看来素没错,我已经不知不觉Down了很久,没闻没问。她说你应该High一点的。

   不知High这个词是谁初初使用,只是觉着好。但用的人多了,意思又大了。很是赞同李泽厚“中国是乐感文化”的说法。真正能High 起来的人不多,可不是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昊泽作<<语言学之江湖>>,引各方人士纷纷.师出同门,拙作一篇,不论江湖,仅表愚见.

    形式语言学于岳麓,绚烂之极而归于平淡。

    曾几何时,宗师云集,大才踊跃。哈佛,麻省高士同居一堂,身影妖娆;讲座报告,独领风骚;海外原著,集扎高摞。阵容之大,名声之燥,非其他可比。国内同辈,马首是瞻。身在最高层,何畏浮云遮望眼。岳麓形式,大步向前,轰轰烈烈,几载有余。

    然,池小鱼大,至灵至美岳麓,难留形式佳才。大鹏振翅远飞,华美大厦梁毁柱移,空余文集累累。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清净明晦

   八月十五夜

 三五良夕三五秋,       

 序时易逝人难留.

 奈何穹上千秋月,

 长照人间万古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纵横三国

题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关羽北伐,威震荆州。孙曹联合,袭杀关羽,孙权得荆。桃园兄弟,刘备张飞愤痛疾首,誓刃仲谋以报手足之仇。艺高胆大莽张飞,睡中失首级于叛将,孙权买之。刘备旧仇更新恨,亲征东伐,挥师夷陵,虽满朝风雨尤不阻。此前话。

    两年夷陵战,蜀攻,持恒,蜀守,蜀败。蜀军十万,倾巢而出,几近全没。若无曹魏相胁于后,孙吴班师回朝,生擒刘备可矣,何其狼狈。刘玄德愤闷吐血,郁悔而终,隆中不中,夷陵遗恨。

    刘备东征,何败?答曰:不察!出师不察,进攻不察,防守不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