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边巴平措
边巴平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88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公告

鲤朵摄影(宁波店)

承接婚纱摄影、艺术写真、商业摄影、平面设计业务。

QQ:472619902

 

联系电话:13777257774

联系人:小白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0-03 23:28)
标签:

情感

健康


见到外婆是在养老院里,距离我上一次见她已有大半年时间了,她躺在床上。
我大声地喊了她几声,她“啊哇啊哇”地叫着,也不知道她是否认得出我来。在比大半年更早的以前,她已认不清自己的亲人了。
护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鲤朵视觉

时尚摄影

分类: 影像

我们不仅仅专注技术本身,更关心技术后面的情感表达!

我们不仅仅是为了拍摄照片,更为了定格每一份生命中的感动!

我们的视角不仅仅只有造型、角度、光暗、色彩……

我们用心找寻的是尘世中的每一分出彩、每一分热烈、每一分深邃、每一分宁和、每一分幸福——

 

你们不仅仅是我们的客人,你们首先是我们的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22:19)

(续上)

 

  “周叔叔,您好!”站在那人后侧的一个四十来岁模样的男子走到我跟前握住了我的手。

  “世杰?”

  “是的。周叔叔,我是刘世杰。工作很忙,好久没去看您了。”

  “你,你父亲?”我目光又转到了刘世杰的身后。

  “呵呵,阿雄!咱们好多年没见了。”

  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一下眼湿了,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握住他的双手,“刘教授!”

  他是我的授业恩师,读硕读博时,他一直担任我的导师。毕业后,我还留在他身边做了几年助教,直到我被调配到北京现在的学校。老师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神经学权威。上世纪九十年代曾被提名为中科院院士。可惜那年他不幸遭遇了车祸。收到他大儿子的电话说他已去世时,我正带着一支医疗队在非洲开展国际救援,没办法赶回国内。所以,当在这群人中我一下看到他时,我是无比吃惊的。事实上,让我惊异的还不仅仅因为见到他,还有的原因是他太不像活人了。我跟他学医时,他已有五十多了,时隔几十年,现在他看上去比当年还年轻:皮肤非常光润,没多少深的皱纹。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僵硬的。譬如说“笑”,正常人的笑会牵扯到脸部多组肌肉,包括眼部周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21:53)

(续上)

 

  “哦。”李国邦似乎想了想,然后对我说:“老师!要不咱们也过去看看这单案子吧。你可以帮我们把把眼呢。”

  “好,反正我也闲着没事,跟你们去见识见识。”

  “我是想着碰到疑难的可以立即请教老师您,可不敢说带老师去见识见识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21:41)

 

  我是一个医学教授,主攻方向是神经外科,另外还给法医学系的本科生讲授人体外科学基础课程。在大学里教了接近三十年了,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教过的学生少说也有过千了。有时候,我去外地开会或讲学,若给在当地工作的学生知道了,总少不了热情的招待,这是当老师的好处,当然,前提是:你是一个不计较利害得失、真心为学生的老师。

  这次,我到海远市出差,主要是受海远市人民医院的邀请,给他们的讲授一下当前国际上脑神经外科手术的新进展,讲座不过是三天时间。到了海远市第二天晚上,我就收到了一个旧日的学生的电话。他叫李国邦,前几年他上京办事,顺道来看我时,他正担任着海远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科科长的职务。电话里,他邀请我去他那儿坐坐,要尽尽学生对老师的情谊。我也没推托,就说等我先把医院的事情办好了再去看他。他说好,叫我讲座结束后给他电话,他来接我。

  讲座结束后当天晚上,医院方在职工食堂设宴招待我,一位副市长和市卫生局的领导,还有另几家大医院的领导也过来了。宴席间有客套的问候,有专业方面的咨询,还有东拉西扯的海侃,吃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我回到宾馆房间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给了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3:32)
标签:

鬼楼

清明

灵异

杂谈

分类: 痴人说梦

  又到开学了。一大早,我匆匆地回到学校。我的课室所在的那栋教学楼外围却被铁丝网围住了,很多学生都被挡在了外面进不去。我在铁丝网外转了一圈,瞅到一处疏隙钻了进去,然后溜进了教学楼里。

  我的课室在最顶那层,刚好在过道的一头,旁边是一个大天台。才过了一个假期,楼里到处都积满了灰尘。我打算趁其他同学还没到来先清扫一下地面。大天台那里有一个水龙头,不知为啥被布缠紧了,我费好大劲才解开那团烂布,扭开龙头。流出来的水颜色有点红,可能是水管里面锈了。我装了半桶水,提进过道里,开始拖地。拖着拖着,隐约听到过道另一头的课室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我走过去,想看看是不是别的班已经有同学来了。结果,一连推开几个课室的门,里面都空无一人,人声也没了,大概是我的错觉吧。我回到过道那边继续拖地,这次,我很清晰地听过旁边的课室传出打扑克的声音。我推开那课室门,里面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但,在一张铺满灰尘的课桌上,一副散开的扑克牌正在自己翻动着,此时,没有风!我一下醒悟了,这楼闹鬼,所以被学校废弃了,不给人进来。

  我并不是十分害怕,继续拖着地,一边小声地念起六字大明咒想超度那些鬼魂。“唵——嘛呢——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8 09:54)

  一个男生,两个女生,是大学时的同学兼好友。男女间都暗暗地喜欢着对方。男生想不出更爱哪一个,而且也不想让另一个女生受伤,于是,他什么都不说。两个女生是自小就在一起读书、玩耍的伙伴,高中、大学更是同宿舍的闺密,彼此早从对方对着男生时的神情变化猜到了那隐秘的甜蜜心思。她们爱那男生,但也珍惜自己的姐妹,于是,她们也什么都不说,和男生始终保持着那份距离。

  就这样一直到了毕业。因为工作的问题,三人去了不同的城市。每逢春节和女生的生日,男生会给她们发个手机短信简单地祝福一下。而两个女生也只是偶尔通通电话,发发牢骚聊聊八卦而已,从来不会向对方提及那个男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1 16:32)

  关惠敏,你好吗?我们有接近三十年没见了。前阵子,我回白米巷,发现我们的学校大门紧闭着,门顶上的“大新路小学”几个大字已经剥落了,透过围墙顶,可看见我们从前的老师的办公楼破旧的围墙,许多高高的野草在风中飘摇。那一刻,我想起你了,还有一些与我们有关的名字:邱瑞儿、樊艳辉、吴海东、卢颂斌、林远恒、曾建豪、伍海华、李迪英老师、刘坚诚老师、根叔……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和你经常在一大早在我奶奶和你爸爸共同工作的厂子里追逐游戏;你教我踢毽子、跳橡皮筋、打乒乓球……放学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做作业,然后一起摘花草,一起玩耍……我想起某个端午节,在你家楼顶的天台上,我们按着鲁迅先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所写的,设了个捕鸟的竹罩子,我和你则躲在不远处的一把大雨伞下,吃粽子吃糖果,就这样过了一个下午……那些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上世纪”这词让人感觉好像过了一百年那么久,但真的,那都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了,很多很多的往事很多很多的细节我都已淡忘了,包括我自以为的小学同学中印象最深的你的模样。但我依然记得你扑闪的眼睛,还有那纯真、无邪的美丽笑容,那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

  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6 23:06)

下面的都是2013年画的,其实应该在2013年最后一天发这帖子,还是因为我的懒,一直拖到现在。愿2014年,我有新的开始好的开始勤快的开始。加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