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筱
张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920
  • 关注人气:1,0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张 筱

独立写作者
1965年生人
本名张志明,网名九米斋主,号半破居士,曾署三合居士
三十年来进行散文、散文诗、诗歌、小说、评论多体裁写作,出版自选集6种(已创作24种)。
公告
  创造性
  文学性
  思想性
  艺术性
 

   写作,如深海潜水,当你一次又一次突破,潜到一个又一个深度时,会觉得世界的绚丽是无穷尽的。写作,也如攀登高峰,当你踏上一条绝径临近顶峰回望时,会发现后无来者。写作不是马拉松比赛,第一名与最后一名,没有本质区别,但是,写作者需要的是优秀马拉松选手的耐力和韧性。

张筱作品(出版
散文集  《雪莲花香》  1990
散文诗集《爱的独白》  1997
散文诗集《漂泊之魂》  2000
散文集 《青春行旅》   2005
散文诗长卷《素·诗》   2011
散文诗集《时空造影》  2012
笔记体散文
《独行者的风言谵语》
不三不四文集《蜉蚰集》
随笔集《大地上的浮雕》
散文集《行色生活标签》
散文集《生命的盛夏·思想的盛果》 散文诗集《隐者之水》
诗集《张筱九行诗(365首)》
随笔《自性集》
笔记《三地笔记》
随笔《残篇:2018》
小说集《荒城》
诗文集《黄河与湘水的一场短兵相接》(2016年)
诗文集《诗意素园·苍凉拾遗》(2016年)
诗集《张筱诗歌选(04-06年)
以上14种作品集寻求出版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张筱·访谈·评论
《兰州晨报·周刊》
张筱:栖居于都市的牧灵者
2013-3-23
《电影报》
 《对话张筱:为文只是一种喧泻,一种物质之外的活法》
 
创意(论坛)
“文话”专题:对话张筱
2013-3-28
 

语言的狂欢与诗学焦虑——甘肃散文诗近观(苏 明)

http://ehzrb.hz66.com/hzwb/html/2015-09/06/content_247406.htm


张筱:关于小说

写作或文学的意义,我理解为是对普世价值的传播,对悲惨世界的怜悯、关照,是人文情怀与关怀的烛照。

对于小说,真正的小说家而言,是技乎其微的,他不满足于一切技艺之雕虫小技,他更注重对于生存、生命智慧的呈现,一切小说的形式,在他心中没有形式。这样的小说家,是一个真正成熟的小说家。

至于小说(作品)的好坏优劣(其实,我不喜欢好坏优劣这样一个词),我的理解就是:

读不同于一般的小说,它能领人进入生命现场,感觉到你(读者)也在现场,与小说中的一切生命生灵同呼吸共命运,被小说语言与情境营造的强大气场所感染、慑服。打动人的小说,不一定要好的故事,但一定有内在的强大的支撑体系:生命行为的,意识形态的。是作家审美情趣的体现与思想反刍后的结晶(如同炼金士)。甚至感动作者的眼睛就在字里行间盯着你和我,似在诘问。

读一般的小说作品,会感觉如同进了蜡像馆,初睹时光怪陆离、琳琅满目的刺激,在深入后会感到生命的枯寂,灵魂的缺失。这样的作品,虽可读,但除了技艺显摆之外,别无他物。

作家,永远都不要低估读者的智商(木心先生这样说过,记不清原句,但是这个意思)。

张筱:关于散文
散文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只有在思想的不断淬火中才能炉火纯青;情感是多向度的,氛围是多格调的,而作者的思想境界,决定着散文的格调,决定着其作品的艺术修为。
一次在与一位写作散文的朋友探讨中,我打过这样一个比喻:散文写作犹如不经意间打翻的一个杯子,杯子在倾倒过程中,杯中的液体自然泼洒出来,但无论是洒在了桌面上还是洒在桌布上,最后它都会留下或轻或重的痕迹;当然,这痕迹的轻与重,既取决于你杯中的液体是什么,是水、茶、咖啡、奶汁……也取决于泼洒在什么样的物体表面。因其汁液不同,所洒落在的物体质地不同,最后留下的痕迹,也各不相同。一个作者的思想,就是这杯,是容器,是器量,是胸襟;杯中之物,就是一个作者的散文语言,是语言风格;桌面或者桌布或其它软性物体,便是作者的情感氛围。在这些成份共同作用下,最后形成的痕迹,便是散文作品。
就当代散文而言,我认为的确沾染了不少恶疾,在这里我把这些恶疾称之为恶气:唳气,匪气,痞气,流气,谄气,俗气。
什么是好的散文,或者好的散文当具有什么样的特质呢?这是我长期思考的也是在写作阅读时反复思考的一个问题。无疑,我以为好散文当具备八种美的特质:
小溪般的恬美
高山般的沉郁
幽谷般的空寂
大漠般的雄浑
江河般的壮阔
长天般的辽远
草木般的精神
宗教般的凝重
去蔽,去伪;表现真、表现美;表达对世界的观感,表述对生命的顿悟——这是一个散文写作者应坚持的写作立场和坚守的一种品质。(摘编)

张筱:关于诗歌

《诗之高度》

祖父操着一把老钝的镰或锹,一生都在田地里种植生活的诗行。

父亲握着一把锋利的剪或刀,一生都在桑陌上修剪生命的诗行。

我背着一只简单的行囊,青春漂流,浪迹远方。

祖父耘耕着春夏秋冬的日子,诗行平平仄仄。

父亲拾掇着风雨霜雪的景象,诗行短短长长。

我站在祖辈们的肩膀上,张扬青春之诗的激荡,触摸人文思想的脉冲。

祖父的诗歌高过自己的额头,父亲的诗歌高过桑椹嫣红的光亮。我的诗歌,在现代文明病菌的酝酿中,扩散沮丧的表情。

诗的高度,就是人格的高度。

诗的高度,超越了思想的高度。

诗的高度,我远远未能抵达——

新浪微博
萍聚:飘泊之风

萍聚:漂泊之风[公开]

很喜欢臭味相投这个字眼,因为许多香味是独特的,不能相投。固尔很喜欢这个臭。声明一下,这个“臭”不做贬意,只是一种“味”的指征……期待有“味”者加盟!

hjmzhz2007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中国文联出片社
2018年7月第1版


柏菁小说集《哭泣的太阳》读后刍议

 

 

我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的心】

〇 張 筱

春天带给我什么?在不断思考中,反复跳出的是这样一句话:“春天就象小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只一句话,就勾勒出了春天的神韵。当然,这是自然界的春天。在我看来,一个个春天,更象是一场场唤醒:以重复,轮回,崭新,复苏,异样,撕裂人的麻木与习惯。
春天,去野外走走,到山林看看,在水边漫步,总觉得有股力量冲撞着,绵绵不绝,从内心溢出来。经过了漫长的秋与冬,一个新的春天,就呈现出了生命的欣欣向荣,且是多彩多姿多样的。自然的呈现,以自由竞长,无拘无束,唤醒人们沉沉睡的梦想。起码,我是这样走读春天的:在没有希望中看到希望,在没有未来中看见未来,在相似年年中看出来不同与差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浪游的人有一颗浪游者之心(六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8 11:25)







异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给父亲的一封信】

〇 張 筱

父亲:
两年多都没有见面了,你还好吧?
好久好久都未给你写信了。你活着的时候也没有,那时只是电话联系,逢年过节时一起说话,吃饭。现在打不通电话了,突然想写封信给你,说说我的生活,拉拉家长,不算是工作汇报。
这会是早上八点,我放下《应物兄》(你不知道有这本书,你走那时,它还没有出世),一手拿着梅菜烙饼,一手执鼠标,写了一首诗,名字叫《在春天得以安葬》。
风冷冷的直吹进来,从八楼朝南的窗口吹进来。我起身、闭窗,打开另一道门里另一面窗,让风拐一个弯,别吹皱刚浴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3 10:01)



被赝品的古镇

〇 張 筱

古镇,被工于心计
嗳昧的风中
没有把握住它的神彩
复制,斧凿的匠气十足
嗅不到古旧
烟花,与巿井味道

多少人流连,盘桓此间
被古镇很响的名字牵引
他们想生活在宋代
也想回到唐朝
于是古旧的赝品占尽好山好水
就是为了他们的到来

去过几个古镇,没有期待
只是看了看
那些仿佛遥远的风情
我一直喜欢着现在
喜欢着江湖行走
喜欢在山林中独自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1 15:51)



记忆的时间舱

〇 张 筱

它只开放了一天,从早到晚
比流星稍慢了节奏
还是关闭了自己。关闭了时间

雨,六十年一遇的雨
这是第一次遇见
我的记忆中,没有六十年前

打开记忆的时间舱
许多情感已经悄无声息溜走
留下的物事,霉变着,腐烂着

以偏执窥视过往偏激
放下的放不下的,都黯然失色
堆积,变型,变异

时间不是最无情的
记忆也不是。最无情的
恰恰是人失忆,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浪游的人有一颗浪游者之心(五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30 08:37)



独自诵经的野猫

〇 張 筱

蹲伏在碎裂词语中的猫
紧捂着春天的情欲
窥探,隐身
警惕着周围花言巧语

它没有放纵自己的骄健
无意招惹是非
它怕被异想天开的家伙
捕养,宠爱。成为玩物

瞧,这地方多好
林中有鸟
水中有鱼
它们才与自己同类

人类,是多么自私的家伙
他们自以为是
总想要把全世界的地盘
都据为己有

它不喜欢人类
它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春天,如药的解读

〇 張 筱

春天如约。是药,春药
不同的人作不同解毒

桃花艳而辛
这是温暖血脉的良药
几乎人人免费服用

樱花盈而丽
这是调节情趣的冲剂
好多人都装成很懂的样子

梨花是窗外白雪
只是懂的人凝眸炼丹
化胸中沉郁之气

杏花自古闹在枝头
是帮闲的药酒
总让相思少年吹笛天明

春天,这盛而烈的药场
一枝一叶都让人觉得还有希望

20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