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2008后的诗

■老手与睡姿(2首)

 

□老手

 

一支右手,本意上的正手,从我的右肩胛长出已经五十三年
首先学会吃奶,学会哭,学会偎走,学会珍藏
如今青筋尚未暴突,皮未松弛,老年斑未浮出
在喉被割三年后,没想到正手给我致命的一手
臂骨和指骨的气血正旺,却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干了
衣来不伸手,箸来不接手,尿急不解手
就连半世纪从未撒过手的笔墨纸,烟茶酒
就是手掌心里的短信和微信,就差最后一厘米路都走不到尽头
被致荫照顾五十年的左手,天生的副手
一夜之间学不来那么多的粗活,细活,癖活,私活
气未断,命已休,一具病入膏肓的行尸走肉
201505190410二痴居

 

□睡姿

 

我天生仰睡,望天背地,耕种的相反姿势
当我第一次把自己弄哭,开始寻找奶水,学会了侧身,屈膝
后来怕被自己吞下的嗟来之食噎着,爱上了侧睡
不管左侧还是右侧,爱上了高枕,软的更好
甚至爱上裸睡在真皮床垫上,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9 14:53)

■作二的诗

□作二

 

作二。1962年6月出生。惠安县净峰镇新厝刊人。出版诗集《与海同行》《新厝刊》《与一场疾病在我的身体同居》《九十九首诗》《药香集》(格律诗)。

 

通讯地址  362142惠安净峰中学  陈作二

手机      18960478123(短信)

邮箱      289345876@qq.com

 

□鲤鱼岛

 

绝对是名字起错了,怎么允许鲤鱼在在海域里活蹦乱跳

几千年不过是沧海一粟,被陆域捕获的瞬间才是永恒

岸边长出的海堤,像纲,像网,像绞索

东头系在塘头村的月亮上,西头系在后任村的太阳上

机械手一拉,你就出水,上岸,海堤随即成了一条晾鱼绳

半咸半淡,头淡尾咸,你被挂在湄洲湾半空

灵惠庙的香火旺了,但香味淡了,碉堡的枪眼已经失神

相思树朵朵黄花都是海浪遗留的眼泪,七星虫吊在半空

你死后鳞不反白,片片依然是海的苍茫

三十六鳞上的黑点,三十六朵死鱼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6 05:45)

■你欠我一条西街

 

我一直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把钟楼放在最下面,再放上影剧院
东西塔,紫云屏,用新华路系好
再放上孟衙巷,最后放上西门,锁上一把铜锁
这是我的西街,地上望不到尾的石砖
天上灰尘,两旁都是杂色店铺和巷口
我在里面顶过星月,偎过路灯,打过伞
舀过酒,和诗歌七颠八倒过,胡言乱语过
我认定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最保险,有钟楼和西门把关,有双塔镇守
可你还是把我寄存的西街弄丢了
赔我一条新的,我不要,我要你丢旧还旧
你欠我一条西街,在我有生之年,必须还我
2015.05.06.05:2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三位MM去厦门参加一场佛事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6bn.html

 

瘦得有点露骨,做牛粪的资格已经不够
被鲜花劫持,佛一样缄默,就做二把手
打着油门,好戏开场,不可能尖叫的观众
演出一个小时,等于演出一百公里
阳光即将正午,穿过10分钟灯火通明的海底
给自己的胸口贴上硬纸标签
从那个门嘴进去,还从那个门嘴被吐出来
春天一场盛大的佛事,居然没能消化掉我的骨身
2015.04.25.08:22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15:44)

■危险帖

 

独步水湄,春水稍臭,春风偏重
春草和冬天一样清绿,一样匍匐
遇见一处建筑,木石结构
石底木顶,一座没有屋檐的廊桥
石头牢固,木头倾斜,腐朽
边上立一木牌:此处危险,游客止步
回到家里,把指甲磨锐
在额头镌刻:此人危险,药物止步
2015.04.23.12:50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2 08:23)

■土金谣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转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5yk.html

 

人可以无土,无故土,不可缺金
一手戒指,一手弹头
一样的铜臭,征服全球
这是美国,菜地和花园遍及五大洲
我做不了美国,但想过狡兔三窟的生活
一串钥匙,都有自己的锁
脚下无根,头顶却有花朵
走到哪里,都有一床彩云一样的被窝
一棵芹菜,一尾小杂鱼,一碗热粥
最重要的是,对谁都不用点头或者开口
2015.04.22:.06:41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1 08:29)

■国土沦丧记

 

我的国土,我的大好河山在春天缩水,已经不足百斤
这片富饶辽阔又壮美的身体,曾是一座清源山
哪场豪宴或家餐,贪吃的嘴,没能咬紧牙关
忘了关闭国门,鬼子乔装成炣鱼和炝蠘
在咽喉地带秘密安营扎寨,建立伪满洲国
我不知道疼,但我知道哑
我开始逐年大幅度增加军费
大量购买先进武器:京刀,闽刀,光子刀
甚至化学武器:顺铂,奈达铂,多西他赛,泰欣生
还有汤药:鲜灵芝,冬虫夏草,蜈蚣,全蝎
不管国共双方,两军的阵地都一毫米一毫米失守
伪满洲国越坐愈大,就在昨天
前线快报:长城已失一角,华北开始沦陷
我的国土浑身战火,八年抗战已经结束
我开始相信邪终压正,我苗条的骨架,紧身的皮肉
最终将缩水成一颗瘪谷,或孬种,被秋天收走
2015.04.21.05:5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5 20:09)
■转折六韵
(20150415福州回惠大巴上)

一朝卧榻命将休,强遣羸身做乐游。
莫说阳光风雨后,愿追落叶水漂流。

进入人生倒计时,忌医讳疾愿如期。
虾蛄老酒鱼蟳蠘,只管端来不再辞。

不易同甘难共苦,平凡岁月觅飞霞。
遐龄夭寿皆由命,雪炭焉如锦上花。

病入膏肓仍想医,死亡常识痒无知。
险过一日思三日,中药干了写首诗。

福州急返忙煎药,熬到朝阳落日红。
草色滨江思国际,西医无技唤春风。

手足五双犹若无,徒观稻草水中凫。
刀尖刀口过天命,末路人生愿独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5 21:44)

■启事

 

卧轨者,绝食者,弑妻者,掐自己喉咙的人
跳楼者,上吊者,投水者,把自己丢了的人
吸毒者,吸烟者,酗酒者,割自己肉玩的人
贪污者,渎职者,滥权者,拿冰炭垫脚的人
请速联系我,我愿意替你们去活,并且免费
还每个赠送十万赞美诗和一套天堂楼中楼
2015.03.05.02:5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07:27)

■站台

 

口袋有三个银行,手里没有一张车票
离家越来越远,一直租住在站台
在黎明,在日落,在月黑,在星稀
一个车毂开往曙光,一个车毂开往暮色
一个轮胎开往雪花,一个轮胎开往骄阳
我不能在车站,等待一场春天的车祸
必须以拐杖的英姿,寄身一列黑皮车
不管我的目的,在身后还是眼前
不管它的目的,更快还是延缓
2015.03.04.02: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分类: 2008后的诗

■老手与睡姿(2首)

 

□老手

 

一支右手,本意上的正手,从我的右肩胛长出已经五十三年
首先学会吃奶,学会哭,学会偎走,学会珍藏
如今青筋尚未暴突,皮未松弛,老年斑未浮出
在喉被割三年后,没想到正手给我致命的一手
臂骨和指骨的气血正旺,却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干了
衣来不伸手,箸来不接手,尿急不解手
就连半世纪从未撒过手的笔墨纸,烟茶酒
就是手掌心里的短信和微信,就差最后一厘米路都走不到尽头
被致荫照顾五十年的左手,天生的副手
一夜之间学不来那么多的粗活,细活,癖活,私活
气未断,命已休,一具病入膏肓的行尸走肉
201505190410二痴居

 

□睡姿

 

我天生仰睡,望天背地,耕种的相反姿势
当我第一次把自己弄哭,开始寻找奶水,学会了侧身,屈膝
后来怕被自己吞下的嗟来之食噎着,爱上了侧睡
不管左侧还是右侧,爱上了高枕,软的更好
甚至爱上裸睡在真皮床垫上,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9 14:53)

■作二的诗

□作二

 

作二。1962年6月出生。惠安县净峰镇新厝刊人。出版诗集《与海同行》《新厝刊》《与一场疾病在我的身体同居》《九十九首诗》《药香集》(格律诗)。

 

通讯地址  362142惠安净峰中学  陈作二

手机      18960478123(短信)

邮箱      289345876@qq.com

 

□鲤鱼岛

 

绝对是名字起错了,怎么允许鲤鱼在在海域里活蹦乱跳

几千年不过是沧海一粟,被陆域捕获的瞬间才是永恒

岸边长出的海堤,像纲,像网,像绞索

东头系在塘头村的月亮上,西头系在后任村的太阳上

机械手一拉,你就出水,上岸,海堤随即成了一条晾鱼绳

半咸半淡,头淡尾咸,你被挂在湄洲湾半空

灵惠庙的香火旺了,但香味淡了,碉堡的枪眼已经失神

相思树朵朵黄花都是海浪遗留的眼泪,七星虫吊在半空

你死后鳞不反白,片片依然是海的苍茫

三十六鳞上的黑点,三十六朵死鱼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6 05:45)

■你欠我一条西街

 

我一直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把钟楼放在最下面,再放上影剧院
东西塔,紫云屏,用新华路系好
再放上孟衙巷,最后放上西门,锁上一把铜锁
这是我的西街,地上望不到尾的石砖
天上灰尘,两旁都是杂色店铺和巷口
我在里面顶过星月,偎过路灯,打过伞
舀过酒,和诗歌七颠八倒过,胡言乱语过
我认定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最保险,有钟楼和西门把关,有双塔镇守
可你还是把我寄存的西街弄丢了
赔我一条新的,我不要,我要你丢旧还旧
你欠我一条西街,在我有生之年,必须还我
2015.05.06.05:2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三位MM去厦门参加一场佛事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6bn.html

 

瘦得有点露骨,做牛粪的资格已经不够
被鲜花劫持,佛一样缄默,就做二把手
打着油门,好戏开场,不可能尖叫的观众
演出一个小时,等于演出一百公里
阳光即将正午,穿过10分钟灯火通明的海底
给自己的胸口贴上硬纸标签
从那个门嘴进去,还从那个门嘴被吐出来
春天一场盛大的佛事,居然没能消化掉我的骨身
2015.04.25.08:22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15:44)

■危险帖

 

独步水湄,春水稍臭,春风偏重
春草和冬天一样清绿,一样匍匐
遇见一处建筑,木石结构
石底木顶,一座没有屋檐的廊桥
石头牢固,木头倾斜,腐朽
边上立一木牌:此处危险,游客止步
回到家里,把指甲磨锐
在额头镌刻:此人危险,药物止步
2015.04.23.12:50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2 08:23)

■土金谣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转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5yk.html

 

人可以无土,无故土,不可缺金
一手戒指,一手弹头
一样的铜臭,征服全球
这是美国,菜地和花园遍及五大洲
我做不了美国,但想过狡兔三窟的生活
一串钥匙,都有自己的锁
脚下无根,头顶却有花朵
走到哪里,都有一床彩云一样的被窝
一棵芹菜,一尾小杂鱼,一碗热粥
最重要的是,对谁都不用点头或者开口
2015.04.22:.06:41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1 08:29)

■国土沦丧记

 

我的国土,我的大好河山在春天缩水,已经不足百斤
这片富饶辽阔又壮美的身体,曾是一座清源山
哪场豪宴或家餐,贪吃的嘴,没能咬紧牙关
忘了关闭国门,鬼子乔装成炣鱼和炝蠘
在咽喉地带秘密安营扎寨,建立伪满洲国
我不知道疼,但我知道哑
我开始逐年大幅度增加军费
大量购买先进武器:京刀,闽刀,光子刀
甚至化学武器:顺铂,奈达铂,多西他赛,泰欣生
还有汤药:鲜灵芝,冬虫夏草,蜈蚣,全蝎
不管国共双方,两军的阵地都一毫米一毫米失守
伪满洲国越坐愈大,就在昨天
前线快报:长城已失一角,华北开始沦陷
我的国土浑身战火,八年抗战已经结束
我开始相信邪终压正,我苗条的骨架,紧身的皮肉
最终将缩水成一颗瘪谷,或孬种,被秋天收走
2015.04.21.05:5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5 20:09)
■转折六韵
(20150415福州回惠大巴上)

一朝卧榻命将休,强遣羸身做乐游。
莫说阳光风雨后,愿追落叶水漂流。

进入人生倒计时,忌医讳疾愿如期。
虾蛄老酒鱼蟳蠘,只管端来不再辞。

不易同甘难共苦,平凡岁月觅飞霞。
遐龄夭寿皆由命,雪炭焉如锦上花。

病入膏肓仍想医,死亡常识痒无知。
险过一日思三日,中药干了写首诗。

福州急返忙煎药,熬到朝阳落日红。
草色滨江思国际,西医无技唤春风。

手足五双犹若无,徒观稻草水中凫。
刀尖刀口过天命,末路人生愿独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5 21:44)

■启事

 

卧轨者,绝食者,弑妻者,掐自己喉咙的人
跳楼者,上吊者,投水者,把自己丢了的人
吸毒者,吸烟者,酗酒者,割自己肉玩的人
贪污者,渎职者,滥权者,拿冰炭垫脚的人
请速联系我,我愿意替你们去活,并且免费
还每个赠送十万赞美诗和一套天堂楼中楼
2015.03.05.02:5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07:27)

■站台

 

口袋有三个银行,手里没有一张车票
离家越来越远,一直租住在站台
在黎明,在日落,在月黑,在星稀
一个车毂开往曙光,一个车毂开往暮色
一个轮胎开往雪花,一个轮胎开往骄阳
我不能在车站,等待一场春天的车祸
必须以拐杖的英姿,寄身一列黑皮车
不管我的目的,在身后还是眼前
不管它的目的,更快还是延缓
2015.03.04.02: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分类: 2008后的诗

■老手与睡姿(2首)

 

□老手

 

一支右手,本意上的正手,从我的右肩胛长出已经五十三年
首先学会吃奶,学会哭,学会偎走,学会珍藏
如今青筋尚未暴突,皮未松弛,老年斑未浮出
在喉被割三年后,没想到正手给我致命的一手
臂骨和指骨的气血正旺,却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干了
衣来不伸手,箸来不接手,尿急不解手
就连半世纪从未撒过手的笔墨纸,烟茶酒
就是手掌心里的短信和微信,就差最后一厘米路都走不到尽头
被致荫照顾五十年的左手,天生的副手
一夜之间学不来那么多的粗活,细活,癖活,私活
气未断,命已休,一具病入膏肓的行尸走肉
201505190410二痴居

 

□睡姿

 

我天生仰睡,望天背地,耕种的相反姿势
当我第一次把自己弄哭,开始寻找奶水,学会了侧身,屈膝
后来怕被自己吞下的嗟来之食噎着,爱上了侧睡
不管左侧还是右侧,爱上了高枕,软的更好
甚至爱上裸睡在真皮床垫上,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9 14:53)

■作二的诗

□作二

 

作二。1962年6月出生。惠安县净峰镇新厝刊人。出版诗集《与海同行》《新厝刊》《与一场疾病在我的身体同居》《九十九首诗》《药香集》(格律诗)。

 

通讯地址  362142惠安净峰中学  陈作二

手机      18960478123(短信)

邮箱      289345876@qq.com

 

□鲤鱼岛

 

绝对是名字起错了,怎么允许鲤鱼在在海域里活蹦乱跳

几千年不过是沧海一粟,被陆域捕获的瞬间才是永恒

岸边长出的海堤,像纲,像网,像绞索

东头系在塘头村的月亮上,西头系在后任村的太阳上

机械手一拉,你就出水,上岸,海堤随即成了一条晾鱼绳

半咸半淡,头淡尾咸,你被挂在湄洲湾半空

灵惠庙的香火旺了,但香味淡了,碉堡的枪眼已经失神

相思树朵朵黄花都是海浪遗留的眼泪,七星虫吊在半空

你死后鳞不反白,片片依然是海的苍茫

三十六鳞上的黑点,三十六朵死鱼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6 05:45)

■你欠我一条西街

 

我一直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把钟楼放在最下面,再放上影剧院
东西塔,紫云屏,用新华路系好
再放上孟衙巷,最后放上西门,锁上一把铜锁
这是我的西街,地上望不到尾的石砖
天上灰尘,两旁都是杂色店铺和巷口
我在里面顶过星月,偎过路灯,打过伞
舀过酒,和诗歌七颠八倒过,胡言乱语过
我认定把西街寄存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最保险,有钟楼和西门把关,有双塔镇守
可你还是把我寄存的西街弄丢了
赔我一条新的,我不要,我要你丢旧还旧
你欠我一条西街,在我有生之年,必须还我
2015.05.06.05:2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三位MM去厦门参加一场佛事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6bn.html

 

瘦得有点露骨,做牛粪的资格已经不够
被鲜花劫持,佛一样缄默,就做二把手
打着油门,好戏开场,不可能尖叫的观众
演出一个小时,等于演出一百公里
阳光即将正午,穿过10分钟灯火通明的海底
给自己的胸口贴上硬纸标签
从那个门嘴进去,还从那个门嘴被吐出来
春天一场盛大的佛事,居然没能消化掉我的骨身
2015.04.25.08:22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15:44)

■危险帖

 

独步水湄,春水稍臭,春风偏重
春草和冬天一样清绿,一样匍匐
遇见一处建筑,木石结构
石底木顶,一座没有屋檐的廊桥
石头牢固,木头倾斜,腐朽
边上立一木牌:此处危险,游客止步
回到家里,把指甲磨锐
在额头镌刻:此人危险,药物止步
2015.04.23.12:50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2 08:23)

■土金谣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转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406a70102w5yk.html

 

人可以无土,无故土,不可缺金
一手戒指,一手弹头
一样的铜臭,征服全球
这是美国,菜地和花园遍及五大洲
我做不了美国,但想过狡兔三窟的生活
一串钥匙,都有自己的锁
脚下无根,头顶却有花朵
走到哪里,都有一床彩云一样的被窝
一棵芹菜,一尾小杂鱼,一碗热粥
最重要的是,对谁都不用点头或者开口
2015.04.22:.06:41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1 08:29)

■国土沦丧记

 

我的国土,我的大好河山在春天缩水,已经不足百斤
这片富饶辽阔又壮美的身体,曾是一座清源山
哪场豪宴或家餐,贪吃的嘴,没能咬紧牙关
忘了关闭国门,鬼子乔装成炣鱼和炝蠘
在咽喉地带秘密安营扎寨,建立伪满洲国
我不知道疼,但我知道哑
我开始逐年大幅度增加军费
大量购买先进武器:京刀,闽刀,光子刀
甚至化学武器:顺铂,奈达铂,多西他赛,泰欣生
还有汤药:鲜灵芝,冬虫夏草,蜈蚣,全蝎
不管国共双方,两军的阵地都一毫米一毫米失守
伪满洲国越坐愈大,就在昨天
前线快报:长城已失一角,华北开始沦陷
我的国土浑身战火,八年抗战已经结束
我开始相信邪终压正,我苗条的骨架,紧身的皮肉
最终将缩水成一颗瘪谷,或孬种,被秋天收走
2015.04.21.05:59二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5 20:09)
■转折六韵
(20150415福州回惠大巴上)

一朝卧榻命将休,强遣羸身做乐游。
莫说阳光风雨后,愿追落叶水漂流。

进入人生倒计时,忌医讳疾愿如期。
虾蛄老酒鱼蟳蠘,只管端来不再辞。

不易同甘难共苦,平凡岁月觅飞霞。
遐龄夭寿皆由命,雪炭焉如锦上花。

病入膏肓仍想医,死亡常识痒无知。
险过一日思三日,中药干了写首诗。

福州急返忙煎药,熬到朝阳落日红。
草色滨江思国际,西医无技唤春风。

手足五双犹若无,徒观稻草水中凫。
刀尖刀口过天命,末路人生愿独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5 21:44)

■启事

 

卧轨者,绝食者,弑妻者,掐自己喉咙的人
跳楼者,上吊者,投水者,把自己丢了的人
吸毒者,吸烟者,酗酒者,割自己肉玩的人
贪污者,渎职者,滥权者,拿冰炭垫脚的人
请速联系我,我愿意替你们去活,并且免费
还每个赠送十万赞美诗和一套天堂楼中楼
2015.03.05.02:5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07:27)

■站台

 

口袋有三个银行,手里没有一张车票
离家越来越远,一直租住在站台
在黎明,在日落,在月黑,在星稀
一个车毂开往曙光,一个车毂开往暮色
一个轮胎开往雪花,一个轮胎开往骄阳
我不能在车站,等待一场春天的车祸
必须以拐杖的英姿,寄身一列黑皮车
不管我的目的,在身后还是眼前
不管它的目的,更快还是延缓
2015.03.04.02: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