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妖8023
小妖802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23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编者按:生命永为天地间最贵,所以我们持续关注死刑议题。我们既看到民智已逐步开启,也看到观念冲突依然激烈。对于死刑政策的正确把握,直接关涉中国死刑制度的改革方向。

八年来最高法院怎样复核死刑案件,死刑数字如何得到控制,152份死刑复核裁定书提供了难得的样本。南方周末记者还采访了多位接近最高法院的法官、学者和律师,尝试作出解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我得承认自己又是没事儿瞎操心,人在乌克兰,还要对“林森浩投毒案”说几句。第二,我得跟我的同事道个歉。昨天跑去战区采访,没有网络信号,跟此案那么久、心里着急,一有信号赶紧上网看判决书。说实话,这个案件最终的审判结果是什么都不出乎意料,也都能够接受,我主要想看看的是判决书里怎么回应二审庭上提出的种种质疑。看了之后,有点遗憾。刚巧一眼瞅到同事在微信群里发“只要懂点法律的人都知道这案子肯定得判死刑”这句,也没看上下文,就直接呛声了。

手贱再写这篇文章,想说的就是在“林森浩投毒案”上,我想追求的并不是二审结果本身,而是认为对司法程序合法正义的探讨并非没有意义。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在脑子里已经草拟了一份和部分网友的对话稿。

“这有什么可探讨的?一命抵一命,你不懂吗?这是法律,这都不懂!”

“一命抵一命当然不是法律,邓玉娇杀官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一命抵一命’?”

“我靠!这是一回事吗?一个弱女子手刃侵犯她的官员和一个名校研究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23日清晨6点,我们驮着9个行李,里面包括了电视采编设备、少量生活物品以及三件沉重的防弹背心,坐上了离开基辅东行的火车。火车上,我们得到了乌克兰议会一边倒通过波罗申科提交的新法案——删除《对内和对外政策原则法》中关于“乌克兰保持不结盟地位”的条款。这也意味着无论北约怎么想,乌克兰强烈表达了要加入北约的意愿并且迈出了第一步。

 

   我们的火车停在了一个名叫康斯坦金的小城市里,这里是东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月23日清晨6点,我们驮着9个行李,里面包括了电视采编设备、少量生活物品以及三件沉重的防弹背心,坐上了离开基辅东行的火车。火车上,我们得到了乌克兰议会一边倒通过波罗申科提交的新法案——删除《对内和对外政策原则法》中关于“乌克兰保持不结盟地位”的条款。这也意味着无论北约怎么想,乌克兰强烈表达了要加入北约的意愿并且迈出了第一步。

 

    我们的火车停在了一个名叫康斯坦金的小城市里,这里是东行的终点,距离我们的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很容易一眼就从人群中注意到伊娜,白皙的脸庞、红润的嘴唇、黄褐色的披肩长发,笑起来露出两排小白牙,很迷人。
    18岁的姑娘,最好的年华。伊娜很愿意跟我说话,因为我是中国人。讲话的时候,她又有些怯怯的,两只手相互握着微微发抖。
    “告诉你个秘密,我正找了朋友,自己在学汉语”,伊娜很认真地说。伊娜是基辅国际语言大学的学生,主修的是英语。
     “我很想去中国,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是做模特儿的,她现在就在中国,她说那里非常好,生活很舒服、发展也非常好”,伊娜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的确充满了向往。
     “你想嫁一个中国丈夫吗?”我问。伊娜的脸“腾”一下红了。我忽然意识到,这样问一个还没有男朋友的小姑娘,有点儿唐突。
     “我还没有想过结婚,但是,我觉得嫁给中国人也是可以的”。
     “是因为乌克兰现在经济濒临崩溃、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伊莲娜四十出头,绝对算不上风韵犹存。头发毫不打理挽在脑后,脸上有长期经历霜冻后淤积的红色。虽然涂了指甲油,但粗壮的手指并衬托不出那抹玫红的美。伊莲娜穿着肥厚的棉衣棉裤站在过滤车间流水线的边上,用手里沉重的铁丝网不停去打捞过滤池里的塑料标签。

伊莲娜觉得自己很幸运,烽火连三月之后还能有一份工作。她在一家中资再生化纤厂做女工,她丈夫也在流水线上。在她的身边并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幸运,夫妻都有工作。虽然一个人月薪只有2000格里夫纳(目前兑换人民币700元),但是家里三个孩子的生活和教育可以勉强应付了。乌克兰人相较于中国人,性格更自由洒脱些,但现在,夫妻俩会主动去厂里加班,他们生怕战争带来的经济萧条使企业撑不下去。虽然他们知道无济于事,但能做的也就这点了。

伊莲娜生活在基辅郊外一个叫法斯提夫的地方,距离前线还很远,可是说到战争,伊莲娜还是眼泪在眼眶打转。

伊莲娜有个侄子,今年刚满20岁,四个月前被召进部队服兵役。学校刚出来的小伙子,入伍以后培训了一个半月,就被拉到东部打仗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月13日,今年第三次到达乌克兰。这是乌克兰的“寂静日”,12月9日,交战双方签署为期一周的停火协议生效。12月10日,波罗申科说那是今年危机爆发后第一个没有士兵战死的日子。虽然之后再没听到如此令人愉悦的报告,但是在停火的“寂静日”抵达,我期望看见的是一个有可能走出纷争的乌克兰。

 

我知道期望可能只是期望。记得第一次战地报道是在利比亚,那时我一直待到了卡扎菲政权垮台,见证了战争停止。2011年12月我们再次重返利比亚,是从埃及利比亚的陆路边境搭着一个年轻战士的皮卡进入国境的。我们站在皮卡的货兜里,小战士卸了战争时架在那里的高射机枪。我们在夜色和地中海的海风里一路大声歌唱、大声说笑,心里,是利比亚一片美好的战后图卷和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知道这是个找骂的标题,但是我仍旧要这么说。因为每个人对这件事的看法不同、认知不同,所以说什么都会被骂。

 

这次报道复旦投毒案二审,我的微博提示已经不断震了两天,我且不去说那些污秽不堪的言语,扑面而来的是类似“无良律师为了挣钱、为了出名给一个杀人犯翻案”“让那个说黄洋乙肝爆发去世的法医,自己把那些浓度的毒药喝下去,看看会不会死”“如果你是黄洋的父母,你会原谅那两个律师吗”这样的评论。我能理解也敬佩这些网友对黄洋以及黄洋家庭的同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该案的一项重要证据,就是黄洋的血液样本和尿液样本。黄洋在2013年4月1日上午9点喝下含有毒物的水后发生不适,后被送入上海中山医院。2013年4月5日6点到8点,医院提取过黄洋的尿液进行化验。后来,这份尿液样本被作为证物提取,分成两份分别由上海市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和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化验。

同样一份尿液,两个化验机构对黄洋尿液的化验结果却不相同: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是黄洋的尿液中含有N-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没有从黄洋的尿液中检测出N-二甲基亚硝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提供了一份由北京云智科鉴中心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这份意见根据黄洋在上海中山医院治疗时的病历以及尸检情况分析后得出结论:黄洋的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肝炎导致急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给黄洋进行尸检的法医胡志强,曾担任念斌投毒案、湖南湘潭女教师黄静离奇死亡案的法医。
律师表示向法院提出重新进行尸检,法院也没有同意。
另外,胡志强在审查黄洋病历时,认为他几个血液指标呈阳性,认为黄洋是乙型肝炎携带者。
律师表示,有关文献表明,自来水、烟雾中都有微量N二甲基亚硝胺,一审中的鉴定都只有定性没有定量,不能说明检出的N二甲基亚硝胺就是投下的大量毒物,所以必须要质谱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