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人的花天字地
一个人的花天字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50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1-01 09:28)
标签:

杂谈

昨天听台北爱乐,想到自己已经听了六年了。时间真快。这是从无到有的一项习惯。
生活有很强的一贯性,尤其对成年人来说。例如,十点钟睡觉就是我一贯的习惯;读书、宅在家里不出门、喜欢安静也是如此。
但也有新添的习惯。
添了听台北爱乐电台的习惯六年;
添了打太极拳的习惯三年;
想一想,在这几年中,还新添了一种习惯:安慰自己、同情自己。这个习惯大约也有三年。
三年前看到一本书,书里说:不要太焦虑,在很惨、不知怎么办又不知对谁说的时候,可以同情下自己。那时候还觉得奇怪,人怎么能同情自己呢?
人为什么不能同情自己、不能安慰自己?自己同情自己、安慰自己,是对自己的认可,胜过别人对你的认可。
今年一年,越来越熟练的应用这项习惯。有时粗心忘带东西了,会暗想:“小胖你又丢三落四”;有时特别累,会喃喃自语,“小胖好累啊”或者说“小胖真可怜”;更有时很紧张,会反复劝自己:“小胖不要太焦虑了,没有的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01 09:07)
标签:

杂谈

昨天听台北爱乐,想到自己已经听了六年了。时间真快。这是从无到有的一项习惯。
生活有很强的一贯性,尤其对成年人来说。例如,对于我来说,十点钟睡觉就是我一贯的习惯;读书、宅在家里不出门、喜欢安静也是如此。
但也有新添的习惯。
添了听台北爱乐电台的习惯六年;
添了打太极拳的习惯三年;
想一想,在这几年中,还新添了一种习惯:安慰自己、同情自己。这个习惯大约也有三年。
三年前看到一本书,书里说:不要太焦虑,在很惨、不知怎么办又不知对谁说的时候,可以同情下自己。那时候还觉得奇怪,人怎么能同情自己呢?
人为什么不能同情自己、不能安慰自己?自己同情自己、安慰自己,是对自己的认可,胜过别人对你的认可。
今年一年,越来越熟练的应用这项习惯。有时粗心忘带东西了,会说:“小胖你又丢三落四”;有时特别累,会喃喃自语,“小胖好累啊”或者说“小胖真可怜”;更有时很紧张,会反复劝自己:“小胖不要太焦虑了,没有的事。”
昨晚,即将奔赴新人生的领导在群里发了一幅他自己写的字:“岁月不饶人,我亦未饶过岁月。”初看下居然有些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12 11:24)
标签:

杂谈

记得有篇小说,忘了名字,大体梗概是这样的:某人(我们称之为甲)的家人杀了另一人(我们称之为乙)的家人而被判死刑。故事就围绕着许多年来甲、乙的生活开展。

甲因为自己的家人是加害人,常年处于非常大的舆论和心理压力之下,生活整个被撕裂了。没有人同情他,觉得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甲在内心中很想对乙表达歉意,又觉得双方的家人都已命丧,跨不过去。于是,年复一年的背负下去,搬了一次又一次家。甲实际成了受害人。

乙呢,作为受害人的家人,获得了社会同情,心理和生活上都有了恢复。大约是为了引人深思,原文隐秘的透出,当年真正的加害人其实是乙的家人,甲的家人只是因为自己的正义未能得到有效伸张而自我主张。这件事情,乙是逐步知道的,但甲是不知道的。乙也不知道该该不该、以及如何向甲陈述。他曾找过甲,甲却如惊弓之鸟的离开了。于是,乙的生活实际是分裂的:表面的受害人、实际的加害人——依然是受害人。

甲和乙本是独立的人——至少在现代社会,是非常提倡这种独立的,认为父母子女皆独立——但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31 16:27)
标签:

杂谈

我很早就知道梁白波,她的《蜜蜂小姐》从画风到对白,都很活泼,看得出作者的才华。
这作于七十年前的漫画,穿透时光,依然为现在的我喜欢。但是,从人的命运上说,梁白波是很不幸的。
她早年遇上了叶浅予,也许是真的、也可能是自以为的、也可能只是中了当时女性追求自由的毒,两人以爱之名双宿双飞许久。当时叶有家室,妻家并非普通人家,叶也终于没有离婚。
两人交往了许久,梁给了叶颇多灵感。也许是不爱了——但我猜是梁终于冷了心——她偶遇一飞行员,火速下嫁,随之移居台湾。女画家梁白波自此不在。交往无多的人中,包括林海音。据林后来展示出来的信,梁白波终生都受到当年那份不伦之恋所带来的痛苦,最后以精神分裂症去世。
叶浅予的百度百科里有关于他对与梁的感情的表述,自称对她“不欠什么了”。难道有比一个人遭受上述的命运更凄惨的事么?但人家说不欠,就是不欠了。多说无用。
如此凄惨都换不来一个有歉意的说法,这就是当时令之不顾一切的爱侣。思之齿冷。比单个个体凄惨的命运更让人无奈的,是人世的荒凉。
有男性评论说,梁的根源在于她是半新半旧的妇女,传统家庭观念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29 11:34)
标签:

杂谈

也不知为什么,我十来岁二十出头的时候,特别期望自己能做个首席。
现在想想,模拟的场景真可笑。纯粹就是山寨公司的山寨职位。
但首席这个梦想,一直都在。撑着我爬过了一次又一次考试,从一个大学都没考上的盲流开始。
这个梦想直到去年都在。
今年忽然就不在了。过了个年,它就不在了。也不知为什么。
有时听台北爱乐,有些精神恍惚,仿佛自己想起了某条忘了的路,或者一转身,就可以过另一种生活。是什么,也不知道,模模糊糊的,只觉得现在不是我该走的、想走的。
昨晚做了个恓惶的梦。梦见醒来发现自己头发尽白。怕老之如此,不可消解。若干年后再回想,不知会不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太心急,心急找剧本、找该演的角色、找真正想走的路。
时光如流水,一泻千里。这种紧迫与焦虑,仿佛总难纾解。不知出路。惶惶然,我该怎么办?往何去处?
也许时间会让一切水落石出,如果可能的话。只是有时候你不知道,或者一直不知道,或者以为知道。
梦想渐渐的绝望,在绝望中试图再找新的梦想。假装梦想还在,虽然只剩一地茫然与惘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22 08:55)
标签:

杂谈

我一年365天,大约有333天——不夸张地说——是处在忧郁(焦虑、暴躁之类的词吧)里的。反正就老是不开心。
其实有啥不开心的呢?想想也没有。父母家人挺好的,自己身体也挺好的,有份饿不死的工作,还有点小爱好。
啊,等等,烦恼就是在这中间产生。
父母是挺好的呀,可父母会老的呀,老了我怎么办?
我是挺好的呀,可我会老的呀,老了我怎么办?
工作是还行的呀,可工作……一言难尽。我昨天想了想,其实真不算没人赏识过我。我昨天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性格决定命运。
赏识过我的人按顺序称之为一二三四好了。第一个爱和女的说些擦边的话,当然走人;第二个……想想第二三四个,惊人的相似。都是老板认为我比较有能力,但干活多拿钱少,忍不住就叽咕、抱怨、怀疑、犹豫,有时是主动走人,有时是发飙,反正是一肚子怨气,都没长久。然后换个地方从零开始。就像现在,我明知老板很希望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可是呢?摆摆手,不提了。
发现特别爱给自己很大的压力。做什么,一定要做到最好,否则就一点儿也不开始做。自己对自己这样,对别人也这样。反正一定要称心如意,否则就叽咕个没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21 08:30)
标签:

杂谈

每当我妈评点我的坏脾气时,就说像你爸。当然,我爸说像我妈。争争吵吵的,就是他俩的相处方式。
不大相同的是,我爸只是认为我的坏地方像我妈,我妈还是会列举其他地方的。比如胖胖的脚、身材骨架,这当然都说不上褒义,“嗯,爱看书及那个脑子,这个像他。”
我妈说从小我爸就亲我,比对我姐好,我从来没发觉。
我爸绝不是慈父,他自诩堂堂男儿的,怎么会当慈父?但他从来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
现在想想,很多道理都是他教我的。比如,他说的,“到哪儿都大大方方的,有话说话”、“哭什么?!”“万般皆下品,唯表读书高”。我出来上学时,他给我姐俩写了一封信我临出门时塞给了我,最后一句我至今仍记得:“吃得可以不太好,但要吃饱。希望在过年时,我们能红光满面的大团圆。”他女儿我显然现在都做到了。
那天我还想,孩子是活在父母划出的道道中的。想到这个是那天我在健身中心,出了N多汗,便在空地上走来走去。同事问我在干什么,我说等汗消消好洗澡。同事奇怪直接洗了不就完了?我才想起来,运动出汗后不立即吹风洗澡,好像就是我爸提的。我不记得他跟我说过,但对家外甥,就是这么要求的。还有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18 09:20)
标签:

杂谈

连日争斗。准确地说,是因为讨论某工作的原因,开启了争斗模式,导致人的整个思维都进入到这个通道里,非此即彼,你输我赢,不得缓和。

终于爆发了一次。其实挺2。回想一下,损人不利己,说的是甲事,积的其实是乙的怨。而且两下积怨,树敌不如交友,到底是埋下裂痕。代价大而无收获,不合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09 19:02)
标签:

杂谈

我非常想换个工作。
他们什么事都觉得我应该掺合一脚。
我是所有业务的交汇处。
很多材料上,未必有领导的签字,但一定有我的。
甚至有的部门要求我必须签字,否则他们不执行。
某个部门五个人,涉及的业务只有我的一半多。他们涉及的业务只是我五分之一的工作。
在想着需要有人进行所谓的“把关”,也就是承担责任时,都会想到我。
谁都想让我在前面替他们挡一下。
大约他们都觉得我的薪水会很高,其实不是这样。我的仅是他们的几分之几。
发生这种情形,一定是我错了。
可我不想练推的本领,我做不来。我也不想去锻炼会哭的本领,我觉得丢人。
我朋友听了我的工作后说,你肯定是核心岗。
在承担责任的时候,是这样。
朋友说,只要你提出要走,他们一定会留你。
我不喜欢用这种在我看来是要挟的方式。
我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27 20:18)
标签:

杂谈

1.人的一生,有命有运。大的命运调子定下来了,在整体运势上,就只能微调。没啥不愤的,就像有更差的偶然性落在别人身上。想开了就乐观了。
2.可能就是可能。可能不是必然。我们回想时,总是当成必然来回想。所以,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其实没做错什么。至少没错的那么多,或者那么大。想开点儿,就不那么怪罪自己了。
3.有的人就是运气好,成就好像高一些。也有人运气不好,外在成就可能低一些。除去偶然性外,还有多大的成就,是作为一个人的成就,是辨别一个人的是不是完整成熟的标准。
4.正因为有命运的存在,比方说,头上有一个天花板,所以,在高度、也不可能有别人高时,自身完整与完善显得更为重要与有价值。永远致力于完善自己。
5.命有差,运有异,养的孩子通常是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真实的写照,躲藏不了。
6.老爹,感谢你让我懂得了这些。虽然你并没有给我讲过很深或很多的道理。我也想说,老爹,用上面的标准,你已经很成功了。虽然在你看来,你一辈子脾气和才一样大,导致一生没什么成就。其实不怨你,你已经很努力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