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我已不在江湖,世上却依然有我的传说。

只在香山间,烟火飘渺处。笑看江山立传,坊间话说,但得能不把我名儿刻错,就谢了哈。

取一抔山泉,冲一杯奶茶,想着朋友们关于孔丘叫孔子,老聃叫老子,万一我在山上修炼成精,又该叫啥的顾虑。大笑,特笑——

认真地说着不认真的话,我的人生几乎是一出充满闹剧的正剧。

很荣幸地是,无论我做多么无聊或者怪异的事情,总有一个粉粉的知己赏识,还有一大群逍遥随性的好朋友们一起开怀。

幸甚,未可有憾。

于是,于闲时散记,说一些不得不说的事,让你开心一下。

一千零一夜的传,一千零一个的说,之后,但求乐矣。

 

                                                              梅淼十月十四日于香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中学英语书上有篇文章,说某人每天半夜被楼上甩掉鞋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6 21:24)

雨后,日斜,诸事渐毕。总算有时间到阳台“放风”,才见前几日朋友送的那盆碰碰香无精打采却倔强地散发着清香。于是不免惭愧对它的冷落——忙碌间,几许美好总被忽略。

最近几个月,几乎沦为了快乐的“小奴”,由于不善拒绝,暂不接稿的封笔计划频频被打破,礼品和饭局们轻松的收买了我的自由。这时候,任再倔强,也不得不承认,与宝姐姐的“拆分”,对我的工作室运作及日常生活,可说是紊乱性的打击。她的经纪能力以及对我的了解,总能轻松地协调我业内和业余的文字执行。繁乱无序的劳碌中,再次向宝姐姐一直以来的辛劳照爱说声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19:55)
最近连着十余天的熬夜加班,昏昏沉沉。小眯一会儿,都迷迷糊糊看到那张久违多年的面孔,依然很柔和很慈爱的说,乖,我在这里呢。我不知道,是不是靠着这种力量支撑着,阴阳昏晓不觉,心却格外安宁。
可是,在今天总算忙完一切之后,现实中的一段对白却让我突然泪流满面。
如果我死了,会就这样孤零零的离开吗?身边,没有道别,没有留恋。
一个人,终究一个人。
他们对于我,曾经那么熟悉和亲切,
但我对他们,也许只是一粒尘埃。
我曾含着泪看她离开,到头来,也只有她在另一端等我归来了。
现世的所有,除了痛,只余无奈。
浑浑噩噩的活着,灵魂,却早已痛到不愿醒来。
怎么办?
已经不再惶恐,因为,不再有期待。
一切都无所谓了。
温暖,冰封在末世的离合。
只剩下我了,任沧桑老去一切痕迹。
烟淼淼,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所为仇来

即使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他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颀长,英武,华丽的服饰,尤其是肋下那柄剑。虽然地偏店小,人亦多属平民,但谁都能看得出那是把绝对的宝剑——真正的宝剑是可以一眼就认出的,就算它并不光芒四射,就算它毫无装饰,但是那让人望之不免心生寒意与畏惧的凛凛杀气,仍在无形中昭示着它的灵性与威风。更何况它还被冷玉寒石雕饰得华丽非常。这剑,就如其人,即使他不动声色,甚至精神中还透出极度的疲惫与憔悴,但仍不失为为众人瞩目的星样的亮点。

但他始终不肯说话,只是默默地喝酒——英雄喝酒,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而个中风格又无外乎两种:仗义豪饮,或闷酒买醉。前者多是友交四海的至情之人,喝酒,那是一种豪气;后者则多半是英雄多愁,借酒买醉,酒入愁肠,麻痹现实——而他,并无半点豪杰应有的豪情,甚至动作略显儒雅;若说买醉,似乎更不合适,因为他始终没有半点儿醉意,俨然杯中喝下的全都是水,脸上也看不出一丝悲愁。他喝酒,似乎是无意识的,就那么机械的一杯一杯的狂饮,连想事情的心思都没有——喝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记:

放眼商界,举凡大气稳重尔雅厚德的企业家,多被冠之以“儒商”之名,受敬,且信,多乐与之往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7 05:27)

七夕之曦,辰晨之时,牛郎织女的传说已渐去渐远,天上人间的相思之雨,似已不敌年年岁岁的轮回。

爱,还在一唱三叹;情,却已静如止水。

天若有情天亦老,如今,天宛在,情却已老,相拥却不再涕泣时,那神话的年轮是否也变得稀疏?

他们累了吧?津津乐道的,每每总是世间的旁观者。

分分合合,聚聚散散,啼笑缘与分。

生命的尽头,爱是否会止歇?

爱恨的转角,时间是否能停止?

天涯的情,痛;咫尺的爱,氧。

不痛不痒的人生,是苍白还是宁静?

窗外鸟啼惊晓梦,怅然起身,清亮亮的晨曦里,却仿似想起“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的娇弱之影,那眉黛若颦的林妹妹啊,舍却无泪无爱的平安与平淡,又可曾酬得知音的圆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问神仙谁比逍遥,却人间最是无聊。
闲赋逍遥半个月了,唯一的结论是,不工作不会饿死,但一定会无聊死。
出去游春,居然花粉过敏,脸上起了好多痘痘,饶是再不修边幅,也知道什么叫“没脸见人”。所以只好窝着写写东西(PS:即便不出山为五斗米折腰,本王也不会饿死的源头活水恰是手中这“一枝笔”),或者躲朋友酒吧跟他们学谈吉他,没错,是“谈”而非“弹”,这群小气鬼居然怕极我“生猛的破坏力”,狂BS之!只好心内默念:等俺长大了,也买一把自己的吉他。哈哈
自在对神仙,那是逍遥;在人间,却最是无聊!
于是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喜欢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4 10:29)
怕太专注,已太专注,至此方知情愈固。
不忍回首,不觉回首,一盏相思月半瘦。
细数静待的日子,煎熬般漫长。日日相对则腻,抽离了空间,竟也倦怠。高效率工作,快节奏生活,把心境拖得日渐苍老。回首,一年了,惯常的保质期,小心翼翼地检查,是否已然氧化?
故作无谓的放任,遭遇小心翼翼的体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切,都没意义了。
梦想,理想,追求,得不到时,远望得太好。得到才发现,原不过如此。
浮影,光鲜的浮影。
便不是海市蜃楼,真正坐拥又如何?过客,人,始终逃不脱的宿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