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06-17 22:04)

【一】上半夜

没有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布衣生活

我就在树荫下,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4 13:40)

    光线,渐渐地以抚摸的姿态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窗以外,天还是洗涤过后的蓝。
    嗯,每天我都呆在这里,我睡觉、思考、听歌、跟糖糖、小囧(养的两条松狮)和巧巧(猫)说话。
    在我睡觉的恍惚时分,能听到窗外后面那家人家驾宝马523离开的马达轰鸣声。那是一对新夫妻。
    其实,我很想再去看看住在愚园路大病初愈年迈的父亲,以及他住的那间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9 15:23)

   是的,我后悔了。可世上也的确没有后悔药吃。
    唉,我怎么就~怎么就竟然能干出这一类的糗事呢?
    是啊,我本来就没能好好的处理与嫣然的事,眼下却又招惹了娟……男人嘛,谁还不幻想着能左拥右抱?可眼下,我却并没感到开心。
    是我还不够强大?
    我如是想着~~~嗯,好些个书上也的确都是这样说的呢。

    娟?嗯!确是个能令我着迷和回味的一个女人,我常常把她偷偷地跟嫣然比较。
    嫣然?嗯!她有的,只是一味的奉从。这跟娟完全不同。
    我跟娟是互动,她能引导我攀上一个又一个的‘山’峰。
    如果,真的要将她俩拿捏比较一番的话:跟嫣然?当然,除了用美妙绝伦这字眼,就再没有其他的了。跟娟?嚯嚯!该怎么形容呢?那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泄狂难填的~飘飘欲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别再找我了,我烦!”   
    看完短信的一刹那,我竟然笑了:“嗯对的,没看错,这也是早晚的事儿。”
    一刻间,我终于知道乐极生悲原来还会有另一番的滋味:嗨,这背叛与被背叛呐,苍天终归还是有眼的!
    久久的,看着那触目惊心的八个字,我缓缓的把手按在了删除键上:哔——删除了。
    窗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的风
终于剪尽了
2012年夏日的余辉
它带走的
不仅仅有身边的热意
还有
那时不时会寥起的
对昨日落寞情怀的思绪
 
呵这也许
根本就没有
没有什么
是可以忘记的
 
这淡淡的风
这淡淡的时光
这冷冷的雨
这稀稀的
仍还残留着的
对往日的
那些已散落在天涯的
记忆片段的迷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9 15:58)

    梅原本只是亳州郊县来沪打工的一个打工妹,是烘焙坊的西点高师傅愿意教她技艺,许她每日贴身跟班,才得以有了今日这番面貌。
    高师傅不仅技艺绝伦,且对人也宽仁敦厚。梅跟着他,是福气。
    眼见着,梅离家出来有大半截时间了,但她并不想急着回去。不为别的,多数时候她就是只想守着烘焙坊的操作间。
    梅嘴上从没说过,她为什么总喜欢守在这里。
    高师傅是个粗人,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去琢磨一个事儿。但这些日子,他看得明白,明白梅日日夜夜等着的是谁,冬去春来守着的是谁。
    梅有些时候,就只呆呆地看着窗外,看得很远~那种眼光遥远到甚至让高师傅感到胸口发闷生疼。
    刚跟二枫子分手的那阵子,梅就跟丢了魂似的。午休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依依忽然有一天出现在我房里。我惊喜过后开始害怕这突然的拜访。
  “阿枫。”她轻轻地叫了声我的名字。“他,病了。”我大骇。依依接着说:“他不让我来,可是,我没办法。实在不行你就去看看他吧。”
    “也许,这对你来说很为难的,可他……”依依的声音开始哽咽,“真的很辛苦。”
  我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哦。是那人病了、病了。
    我嘴里重复着。抬脚就往外跑。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6 12:10)

  阿枫与梅子终于在鲁迅公园西门的一隅见了一面。他们走到清幽无人的后山,在蔚蓝的天空下,那层层翠色的密林似乎还萦绕着一缕薄薄的白色烟气。
    梅子甜甜地微笑着,她那清泉般的眸子荡漾着一抹难以平抑的幸福和感动,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一段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梅子依偎着阿枫,那蔚蓝天空上厚厚的云朵仿佛离她很近,似乎抬手就能够到似的。她欢快地笑着回首,却看见在微醺的春风中,阿枫的落寞神色和紧皱起来的眉头,他原本洒逸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快乐。
    “哥,是咋了?”霎时阿枫的脸在梅子的视线中开始跌宕起伏着,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就好像两人之间的距离,明明以为是唾手可得的,可伸出手去,却发现这张脸远在天边。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5 15:34)

    久未更新……
    ……难道,情节故事就真的没了?
    唉!……其实,我这么长时间在情节描述上的留白是不得已的。
    因为,有些段落的故事真的不便细说……
    如果,只是拈浅显简单枯燥直白的写,怕会破坏堆积了几年的博客风格结构而成为难咽败絮……
    于是,就只好留白了。
    什么?仍想知道细节?
    ……额——
    我前面在别处给了那么多的暗示竟然都没觉得?
    ……那好吧,既然都没看出来,我就再交待点拨一下……

 

    ……就在二子离藏回沪那年的‘十一’节过后不久,他就返回带着梅子去了藏北的阿里地区,直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魇
  
个人资料
人头马
人头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398
  • 关注人气: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pic1
 
 
博标心语
   当水性的旖旎风情穿心而过……或许,我追随的本来就不是心目中的风景……回首间,那流动着的旧日早已是歌声遥远……或许,风情的美,于我——只能向往,或者回味……
人头马的圈子

   点击下面的图片,可以直接进入“人头马”的“百姓”圈。

公告
人头马的联系方式: 
QQ:  814242656
 
qq空间及相册:
图片播放器
博标
     百姓人头马 
           心链
   寂寞总是在折磨着人,它会让你感到疲惫不堪。当你深陷其中的时候,它便又会让你带着更深的叹息浸入到新的梦境中……而疲惫则是每一次梦醒后的叹息所累积起来的重量。所以,梦是寂寞开的花,而疲惫则是花落之后结的恶果。当寂寞愈深的时候,你方才会明白,比价值更令人在意的是感觉。而当只剩下一种虚无的感觉时,任何的价值便又都会变得虚无。而虚无则是一种感受明确却无法触摸的空洞,而这空洞又衍生出了一种叫沉默的东西,它就像是冬夜里的空气一样,会让你感到透彻的冰寒。而沉默有时候也可以被称为是言论的一种,冰寒则只能代表温度……虚无,这是任何矛盾的极致,它是寂寞最后的感觉……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pic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