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泠鸢yousa
泠鸢yous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00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零嘴玩具店与放学路

词:泠鸢yousa

曲:(暂保密)

哗啦啦下起小雨 匆匆地躲进了杂货店

门口打结的风铃 罗列杂乱拥挤的房间

絮絮叨叨的店长抱怨不停

拼拼凑凑买下了褪色的玩具

那之后又到哪里去?

闹热的小巷 长长的甬道

勒紧肩膀 磨破了边角的背包

坐在门褴呆望着 咀嚼那滋味粗劣的

苹果糖

透着伟大的光 说着稚气的话

难以克制那时候突发的猜想

学着别人亲昵牵手后

失望又尴尬的回家路上

映着雨后的倒影 蜻蜓飞过积水的路面

烦闷浑浊的空气 抄写昨日堆积的作业

一横一划排满了空格的的一字一句

有谁在意每一笔蕴藏的意义

下课了又到哪里去?

沿路的野花 慢慢的长大

无人知晓她昨日结出的新芽

路过那小店独自买下了无人分享的

蓝色冰棒

追打的坡道下 跌撞的台阶上

做下约定却从未到过的地方

骑着落满了污垢的破旧单车摇摇晃晃

失去了方向

夏日的记忆 女孩们的分歧

总是倔强地各自哭泣

直到发梢 镀上了路灯的光芒

挤出了眼泪 搓揉出了红晕

故作悲伤地留在原地

被同伴丢在二人并肩的小路上

那时我该到哪里去?

夺去了喧嚣 拓宽了街道

泥巴白墙和小窗消失在街角

独自清理余货的老人佝偻着的背影

再找不到

就着几束光 隔着玻璃窗

突然记起那时候黝黑的店长

眯着笑脸递过来的

那颗粗劣滋味的苹果糖

苹果糖……

苹果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曲:(暂保密)
词:泠鸢yousa

 

哗啦啦下起小雨 匆匆地躲进了杂货店

门口打结的风铃 罗列杂乱拥挤的房间

 

絮絮叨叨的店长抱怨不停

拼拼凑凑买下了褪色的玩具

那之后又到哪里去?

 

闹热的小巷 长长的甬道

勒紧肩膀 磨破了边角的背包

坐在台阶呆望着

咀嚼滋味粗劣的苹果糖

 

透着伟大的光 说着稚气的话

难以克制那时候突发的猜想

学着别人亲昵牵手后

失望又尴尬的回家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梦集

《杂梦集》相关说明请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63e3cc01011d8z.html

 

  梦之二  眼球

 

地下室。

或者说是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地下牢房。潮湿,阴暗,被燃烧的火盆染成赭红色。我靠着木板床坐在地上,解开几乎把我脑袋缠了个遍的纱布。纱布上的血已经干透,硬邦邦的。

我四肢的关节都不能自由地弯曲,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地艰难。眼眶像是火烧一样的痛,稍微转动眼珠,感觉都能把薄薄的眼眶皮肤撕裂。铁栏之中,除了我背后这张朽得都像撑不住任何重量的木板床之外,还有一个简易的大木桌,上面有一个泡酒的大玻璃罐,隐藏在光找不到的黑暗中,看不清里面的是什么所在。

我一动不动,除了摇曳着的火光,这间地牢,就如同时间静止一般,被压抑的气氛包裹着。

终于,铁栏之外延伸到顶的台阶,传来声响,有人进入这里了。三十出头的红衣女人,拿着一只破碗,疾步走下台阶哗啦啦地用钥匙打开铁门。她的气势让整个地下室的空气都变了温度,火花也越发闪烁不定了。

这个女人上下打量我,然后想是确认似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天。我不躲不躲不闪,与她对视。之后她把破碗往木板上一扔,揪住我的衣领把我拉起来。不知为何我有一种冲动,想要往这个女人的眼睛吹气或者吐口水,但是身子就像被麻痹似的不能动弹,只能任由她摆布。

于是,今天也豪无抵抗地,被她挖去了眼球。

手指干净利落地刺进眼眶,轻轻一弯,眼球就滚了出去。鲜血飞溅,因为疼痛我龇牙咧嘴,挣扎着滑倒在地,被那女人按住脖子,手指固定住我的下巴,开始挖取另一只眼。

今天也是,两只眼被挖去。那角落的玻璃罐,用红色液体泡着的,毫无疑问。都是我的眼球。

为什么“今天也被挖去”为什么“都是我的眼球”,因为每次被挖去眼球后,那红衣女人给我缠上厚厚的绷带,虽然完全不会有止血的效果,但是到第二天,我的眼球绝对会长出一对新的来。

说来可笑,我就像一只每天下一只金蛋的母鸡,这样被她养在地下,每一天,她都会带着一只破碗,来收集我的眼球。

 

 

同样的事情,在梦中,持续了5-6次。但感觉实际上并不只这几次的。

最后一次,在一只眼球被挖到一半时,被忽然闯进的人阻止了。不记得进来的这个人是怎么制服红衣女人的,也不记得进来人的长相,我被他带出地下室的一瞬间,从梦中醒了过来。

天还未亮,四周一片漆黑,安静得能听带咚咚的心跳。我平躺在床上,姿势并不别扭。

被子似乎很重,压得有点喘不过气,疲惫感从来没有这么浓过,平复了一下情绪,我翻身,继续睡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