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非
格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176
  • 关注人气:1,0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8-14 22:41)

   

   【核心提示】我在看博拉尼奥(智利作家)的《2666》之前,还是有一点狂妄的。但是我看一章,我们在处理类似问题时就发现,自己跟他差距还是蛮大的。这让我有点吃惊。看到这样的东西,我就会热血沸腾,会被煽动起写作的欲望。

 

  格非:非常偶然的机会。当时比较寂寞,也不会和人打交道,自己还比较拧。想赢得尊重,但没有任何实力,别人怎么尊重你?很多场合就会受到冷落,遭遇多次之后,就会有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马尔克斯的两个新作《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和《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中文版首发式在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举行

 

    尽管《百年孤独》知名度很高,但《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才是马尔克斯最巅峰的作品,堪称完美。《百年孤独》的恢弘大气截然不同,《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本书在写法上更写实,马尔克斯曾表示《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他最满意的作品,《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写在《百年孤独》之前,马尔克斯受到西方超现实主义的一些影响。作品写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稍稍有一些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但又不像他后来的《百年孤独》那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7 15:52)

  闲谈


  作为当代文化研究领域内声名显赫的学者,临安博士近来已渐渐被人们遗忘。四年过去了,我从未得到过他的任何消息。正如外界所传言的那样,不幸的婚姻是导致他最终告别学术界的重要原因。最近一期的《名人》杂志刊发了一篇悼念性质的文章,作者声称,据他刚刚得到的讯息,临安先生现已不在人间,他于一九九二年的六月在新疆的阿克苏死于霍乱。直到今年秋天,当临安博士背着沉重的行囊突然出现在我寓所的门前,上述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叙述空缺”到“向故事致敬”

 

    与格非的交谈,从中篇小说《隐身衣》切入,谈及他花17年完成的“江南三部曲”,追溯至《追忆乌攸先生》《迷舟》《青黄》《褐色鸟群》《欲望的旗帜》等先锋小说。他语速偏快,但节奏恰当,能让人迅速捕捉到重点。

    对访谈本身,他略有迟疑,认为“一个作家不该对作品说太多,说得多了就把自己的底给掀了”。一触及小说,他又不自禁地打开话题,进入状态,带着感性又理性的情绪。他觉得,小说在时间的流逝中发生了诸多变化,但有一点是他一直坚持的——为来过这个世界的个体留下存在的印记,证明他们短暂的存在有丰富的意义,即使这些人不曾被社会和时代所关注、所接纳。

 

    为被遗忘的人群留存证据

    记者: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0 00:53)
标签:

出版社

意志

文化

分类: 访谈录

    先锋概念已经解体


    “谈先锋,当年首屈一指的是马原,他在文体上陌生化的效果是清晰的,是完全独创、激进式的写作。最让人迷恋的是当年先锋作家的写作姿态和时代的紧张关系。现在这个概念已经解体。”

  “数字或纸质出版,如果耗费太多的心思,对我来说得不偿失。不在于损失,而是感觉好像受了蒙蔽。有些出版合同中隐含的条款是霸王条款,让人有种被愚弄的感觉。所以数字版权、影视改编权我一般不出让。”

  “鲁迅说希望是靠不住的,但接受绝望同样也是一种虚妄。因为绝望也是靠不住的。我赞同卡佛的看法,一个人既不应该有希望但是也不能绝望。康德说,只有把希望放在括号里,才能够真正审视绝望。反过来说也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4 13:18)
 
 
  我认识到有两个不同敌人,一个是外部对我们构成威胁的敌人,另一个是我们内心的、像一头野兽一样蛰伏在我们心里的敌人。实际上,外部的敌人只有通过内心的敌人才会起作用,如果你内心足够强大不恐惧,那么外部的敌人也就不成其为敌人。

 
  江南春已尽,山河入梦轻。这一部大书,“人面桃花”三部曲,洋洋近百万言,从清末一直写到21世纪。百年干戈射雕处,千里暮云一线平,这样的气度,疏可走马,细不透风,真是胸中自有千军万马,道尽世态人情。自第一部《人面桃花》出版之后,读者就在猜测,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个百年家族的故事?
 
 
  还记得,2001年的年初,华东师范大学的那一个寒夜,他上完在华东师大的最后一堂课,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走出校园。现在的他,自行车已经变成了自驾车,黑发,也变成了白发,只是知识分子写作的立场从未改变。名利,他从不看重,辞去系主任的工作,只为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其实,我们不是在生活,连一分钟都没有,我们是在准备生活的提心吊胆中。”昨天,在上海图书馆举行的“文学与时间”讲座中,格非提到了这句话。

  在他最新出版的小说《春尽江南》中,这句话出自一个疯子之口。“三部曲中的疯子常常会说一些真话、实话,我希望通过他来表达一些道理。”格非说。

  从《人面桃花》、《山河入梦》再到《春尽江南》,摆脱“乌托邦”这个词语的纠缠,格非用了整整十年。十年之间断断续续的写作覆盖了中国一个多世纪的精神演变过程。在这样一个纷扰的、充满巨变的100年中,格非攀着一根叫作“乌托邦”的绳索,勾勒了社会精神演变的历程。

 

  “花家舍”类似于世外桃源

 

  问:

  “乌托邦三部曲”中一直都有“花家舍”这样的一个存在,在你心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格非:

  在我的三部小说中,“花家舍”类似于世外桃源,但同时也是变革的源头。在第一部里面,有一帮土匪在民国时期领导了一系列革命。第二部中,“花家舍”有很多美好和不美好,寄托了很多人的梦想。而在《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书出版

 

作者: 格非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11-8
页数: 376
定价: 35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32142132

 
 
  《春尽江南》是格非的最新长篇力作,也是他呕心沥血十余年、探索一个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内在精神衍变的系列长篇小说的收官之作。前两部《人面桃花》和《山河入梦》,写的分别是国民革命早期和五六十年代的中国;而这部《春尽江南》则对准了当下中国的精神现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录

 

 

 

中国文学在浮躁中封闭自己

 

  8月20日上午9:00,作家格非做客上海书展新浪直播间,回顾了自己“三部曲”系列的创作历程。访谈中格非与大家探讨了一些关于中国文学的问题。

 

    主持人:全球的新浪网友大家好,这里是2011上海书展新浪直播间,今天是书展的第四天,这场访谈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国当代实力派作家,清华大学教授格非。欢迎格非老师作客新浪直播间,先请格非老师给我们新浪的广大网友打个招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录
 
  2004年,沉寂多年的格非以长篇小说《人面桃花》重新赢得读者的热切关注,并夺得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发的“2004年度杰出成就奖”和第二届“21世纪鼎钧双年文学奖”。作为《人面桃花》三部曲之二,《山河入梦》从一字未着时就备受关注,格非却一直对此保持缄默。近日,《山河入梦》将在《作家》杂志首发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格非在后记中称:“我在写《人面桃花》时,无意中想到了冰。它贯穿了写作的始终,决定了语言的节奏和格调,也给我带来了慰藉和信心。”而《山河入梦》的基调则是阳光下的一片阴影,“为什么我的内心一片黑暗,可别人的脸上却阳光灿烂?”
 
  理想为阳,绝望为阴
 
  格非在谈及小说中的两个主人公时说:“总有一群柔弱的人在支撑着昂贵的理想。”
  继《人面桃花》中的秀米后,《山河入梦》中的谭功达再次被塑造为一个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在谭功达那里,革命的理想混杂了乌托邦的幻影。他的坚定表明他是应该了解这个社会的,但他又确实始终不知道世界的真相,反应迟钝,执著于自己内心的理想世界,既愚钝又善良。这是一种天性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