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传灯侍女_224
传灯侍女_22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8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悲歌(席慕容)

今生将不再见你 
只为再见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己永不再现 
再现的只是些沧桑的 
日月和流年

我心永恒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归路(八)

又一个黄昏,长长的狗尾巴草轻轻吐出一天的躁热
闪电在远处给乌云纺织光照
我静静坐着  看黑色的风慢慢涂遍我的全身
你还会认识我吗?

我想回家了  可是我的根被谁种进风里
我一直在故乡,在自己的故乡,看着三江的水慢慢枯涸
看着那条小鱼被漏掉河水丢弃在白色的石缝里变成我眼里的一粒沙子
哎,不需泅渡,对岸老家的瓦片已被埋进泥土
我也无法在黄昏时节低头呢喃,我忘记了最想记起的那个名字了

亲爱的,我追你的行程太远,甚至无法分辨身边的方向了
看看晚霞 左边西边东边南边一样的缤纷
我的你啊 明儿清晨和我一起看看朝霞吧,也许我们早已越过相逢的交界

博文
(2012-12-30 08:37)
标签:

杂谈

 

1

顺着时光的弧度

打磨一把锋芒

你便可以听到那集结的歌声

从夜的梦开始启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3 09:0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1
尖利的冬风在都市的黑色空中为我搭建美丽城堡
秀丽的贝齿紧紧咬住奔逃的张惶
天边堆砌着末世的谣言
层层逼向碎步里的跳跃
热望和思念的羽翅滿沾白雪的光亮与冰凉
举着失明的眼眶
往天黑与月明之间疯狂的浇注生命的芬芳
东风啊,再多几个涡旋再多几个唿哨
别让我落到地上
让骨折和你一起舞蹈
2
我已无法为你歌唱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从不曾有过的幻象琳琅倜傥
脚步啊
被风锯成了昨天的模样
还有那温暖的脸庞
被塑成冰冷的石像
在爱的广场
她再也不认识
只在人间苦苦期盼张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5 17: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天很快就过去了,但是我的最爱,喜欢老家那繁密的浓荫,靠在窗前,数着雨滴,又想奶奶了。

奶奶离开很多年了,她却比活着的时候更频繁的走进我的生活,逆着时光,我和她的距离在一点点的缩小,她的笑也更清晰。总会不经意的就想起那些与她相关的事。

      秦糖,是奶奶给我的甜,什么时候都不会腻。

      每当红薯成熟的季节,奶奶就会挑选一些红薯熬秦糖了。大致这种糖秦朝就有了吧,或者谐音,总之,我从没追究过。只是会缀在她的背后,看着她一次又一次把大半箩筐的红薯,在水池或者水田里冲掏,然后滤水,拐着因风湿而略有颠簸的腿脚,一遍复一遍的放进老屋那耳黑沁沁的大锅里。跟累了,我就会在水池边拿了木椎捶掏红薯,总是捶不到两筐就觉得疲软不堪,于是又偎在灶房里,往深深的灶空里喂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320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9.02.0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9.02.0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小雨,愿快乐永远属于你》。
  • 2009.05.30,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6 14: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风,从几天前就开始加速,到了今天彻底有些失控了,只有桐花知道。

桐花在寂静又清凉的老家,等风夹带北来的黄沙,一遍一遍叩击着老家的木门木窗和那个木头木脑的小伙,桐花就笑了。

三月,是属于桃花的,桃花的脸上,涂了几滴空灵的水滴,像露的怅惘。桃花飞眸娇娆,而桐花在料峭的路上,努力撑开缤纷的晴光。

总须得几场似秋寒的雨一层层铺陈,还需要几处如梦的雾来回走上两遭,于是,在某个不经意撞见的细雨薄蔼里,桐花就走到了你面前。

桐花到来的时候,我的天空就暗了,很多年,习惯成了我的痼疾,亦是我的信仰。

桐花总是在夜里开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7 21:5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2012,1,7雪雨交织的天气,寒,从指间滑落,渗进骨头。走了半里路,手脚依旧还没回过温来。
路上的每个人都在忙着,都在等着,想着,追着自己的幸福,或者钱,或者人,或者某些记忆。
又有个学生要结婚,呵呵,麦子熟了多少茬,生命的香甜始终袅袅如烟。
心里就说声,敏敏小姑娘,幸福,快乐。
现在,我就陪你去看看那些石头吧,记得曾有个故事,叫石头开花。如果你能等到石头开花,那么你的幸福就到了。
有时,幸福不仅靠创造,也靠耐心啊。
只源于一次同朋友对话,我想和石头说会话,如果你愿意,就坐在旁边,听我们闲笑。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9 12: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2011,12,24平安夜,愿世间所有的生命都能健康快乐,都能寿终正寝。
愿世间所有的小朋友都会在今夜做自己最温暖的梦。
也祝远方的胖胖,能看到远处别人绚丽的烟火。
 
 
 早上7点半,天边亮成七度。戴了手套,赶去姐姐的楼下,很想和她及她的山友们融为朋友。
 水管被冻结了,出门才知道地面和屋顶铺满了薄薄的霜,莹莹如雪。美却叫人心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9 12: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2011,12,25阳历,阴历腊月初一,圣诞节,说这个词的时候,心不安的跳了两下,好像因为这个洋节日,不该被我如此记住。但我对传统节日和洋节日都一样的看重,就像那些日子,我都可以盛装我的快乐,我的快乐需要更多的节日来满载一样。

等妈妈的生日时,我应该放假了。

路上碰到中学一个学校的李俊杰老师,当时神经短路,忘记他的姓,只含糊的叫了,他还依稀记得我姓杨。惭愧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美吗?如一团轻柔的气呵护在其中,那口气妙曼轻柔乳白。多像一枚精致的饰品。那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9 12: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2011,12,28晴朗。阴历腊月初四,黄历上说,诸事不宜。
昨晚上,有人问我,有一个人的爱情吗?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有的。
于是……
一个人的名字涌上喉头,有些湿润。

(注:爱情是两个人共同守护的同一信念,一个人的爱情,只是孤单旅途,手上的灯盏。所以,这个词,存不存在,视乎个人不同的理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时光正在开花  风也在不停生长
在你我必经的路上
那一弯浅浅的山坡正在播种 
种满从我手心掉落的那些时光
还有那座瓦屋
栀子花浓,芭蕉叶肥,莲敞开心窍
老鸡带着一群会寿终正寝的孩子 吠只是练声的黑狗
形状凌乱形体优美的石板路 
 
那弯里,我有一座瓦屋,透过亮瓦可以看到天空的喜忧
还可以听见对面有人空旷的叫着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等我也化作了尘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归路(一)

我想你了,还有海边的那幢小木屋
想念你闪亮的汗珠飘过那海
想念擒住第一粒晨光你矫健的手臂
还有那只雪白的歌轻轻拥抱
那个下午,我看见阳光从沙粒上悄悄的溜走

我想你了,还有那架缀满针脚的鱼网
那缕不会飘走的咸风
还有那只闪亮唱歌的茶壶
那只在阳光里睡觉听潮的猫
你答应过:要在天黑之前让我喝上鱼汤

我的你啊,电台说今夜风大
我又溯着流逝的光回到这里
只是我的泪光可否划开那道黑暗的海
把你从马哈鱼的梦里迎回来

归路(二)

今夜,我们不说爱不说忧愁
也不说谁家烟斗熄了火谁家媳妇儿女成了窝
一起听听岷江
听听他亘古不变的唠叨和江底石头的寂寞

今夜,我的神经再度衰弱
我不喝酒不吃安眠药也不向人诉说
和你说说李庄的柳流杯池的愁
还有正在我窗下唱情歌的那只青蛙

有几只尘埃在我的喉管里做窝
今夜,我不怕他们群欢
也不怕我的咳嗽惊动了夜的黑
有你每次轻轻捂住了我胸口那阵阵震动

 

 

归路(三)

今天,一个叫烟峰的街巷
有株妖冶的蔷薇在乱雨中
将她的刺磨得比闪电还亮

我的凝视和那条小街邂逅
我想:今夜思念会不会滴落在
那扇被推倒前依旧艳丽的屋檐

而在异乡  我的爱情
提了马蹄灯正在失眠
在夏的青衫袂袂中
我的目光被点燃
慢慢将彼乡的潮湿烘干

散佚的思念
吐出千丝和万缕

归路(四)

午间 心儿轻曳慢摇荡着秋千
雨滴隔着蓝色的窗帘滴滴唱着催眠
那只绣了祝福的艳红枕头累了
梦见自己成了一只逃跑的花朵
紫雾迷蒙处青衫一蓬
粘住了花儿的脚步
层层重天外怎样的虔诚和香火
可牵这一夕相见
为何 我的你啊生在一重天
早早迟迟都不得相见

归路(五)

今夜,所有的蟋蟀集体出列,把鼓敲响,
震得路灯的那缕白色抖了一下又一下
风儿量了量你藏匿在树影底下的脚印
悄悄把样本放在我的窗台
我打开窗时,月亮却笑出声来
我的你啊,正偷偷拐过那道墙角,学着夜鹰的叫一声复一声

漫过舱的水,为什么老是这样提醒着我快要平静的心;

你不该来的,因为月光已经漂洗了我们的身影
就像你不该对我承诺一样
风儿已经把来路割断
我怎么也走不到你的身边

 

 

归路(六)

我湖色纱衣已渐老,慢慢推开前来漂白的日光
凝视的目光也沉淀一些湿润的细沙,被谁捂在手心生根发芽
成千上万的叶子挥舞绿色肆意的欢笑
我正轻轻从自己的笑里抽取时光的痕迹

夜里,我就打开那扇朝向你的窗儿
看你骑的那匹月光怎么越过它
看你怎么跑进去抚平我梦魇的皱纹
如何和我的葱翠爱恋厮磨到星月更替

躺在莲蓬的盖里隔断一池蛙鸣
悄悄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抟成一袭轻纱,
让时光慢慢吹拂着它

归路(七)

二月植藕

七月剥莲

路过捣碎月光的那些石栏

我是一个小贩 穿街过巷海北天南

收集一个人流逝的光阴 一个人绽放后的笑颜  一个人流散的梦呓

哼着一只歌:江南可采莲

不停在风里挖一个小小的孔

深一些再深一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