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爱金子
黄爱金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14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http://bbs.club.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没有99%的汗水,那1%就是个1. 只有加在一起才是100; 这个文章有偏见
(2020-09-24 11:57)
标签:

杂谈

分类: 花草录

进入秋天,大多数的野花开始凋零了,急急忙忙的落了花瓣儿收了花心,准备结籽,过冬,待来年。只有牵牛花,还在努力往高处爬,抓住葡萄架上的每一丝阳光,开得熠熠夺目。

牵牛花主要有三种,牵牛,裂叶牵牛,园叶牵牛。今年院子里只有园叶的,裂叶牵牛去年还见过呢,今年就了无踪影了。看来需要去别的院子边收集一些,待明年播种。可喜的是上个周末,发现玫瑰园外面西南角边,开满了牵牛,竟然还有白色的!让蔡老师做了好长时间的“创作”。

在葡萄架下,有两株红薯与牵牛纠缠不清。红薯倒是年年都种,却极少收获到薯,后来就干脆以吃叶子为主了。嫩红薯尖炒的时候放点蒜,跟空心菜一样好吃。裹点面粉蒸咯,糯软鲜香,亦甚是美味。今年红薯是种在一个黑色花盆里的,据说花盆为创意设计产品,有两层,过段时间只要把上层提出来,就能收获红薯了,拭目以待中。不过,我看那红薯长得还不如往年好,叶子少且不健康.

毛主席说,事物的发展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我看食物也是。以前有钱人家里是猪吃红薯小孩吃饼干,现在有钱人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端午

雄黄酒

指甲花

朴素记忆

分类: 叹日子
端午的琐碎
        日子过得着实快,好像清明的青团还在喉咙里呐,又该吃粽子了。
       去年端午节那天, 四川人阿群阿姨早上接到老家人打来的电话问候她,电话里一片嘈杂。阿群说,老家的人在一起包粽子呢,四川天气热,必须当天包当天吃。早上一起包好粽子上锅蒸起,然后就开始打麻将,什么时候麻将打舒服了,就把粽子拿到桌子上吃咯。今年这种情况下,不知道是不是还可以一起包粽子,搓麻将。
        湖南的天气难道没有四川热吗?我记忆中奶奶总是端午前好几天就开始找粽叶泡糯米包粽子,端午节那天的早饭,一定是略带黄绿色的碱水粽子,粘着红糖吃,色香味俱全。中午要吃仔鸡公喝雄黄酒。当年冬天才出窝的仔鸡公,肉嫩味鲜,用新鲜子姜红辣椒爆炒,再加料酒酱油稍稍一焖,下白酒配白米饭。小孩子好像是不让喝雄黄酒,大人就用手指在装有雄黄酒的杯子里搅一搅,在小孩子的额头上按几个带有酒香的印记,去五毒。端午节的时候,湖南的指甲花正好开放。奶奶会摘下深红色的指甲花瓣,放在酒杯里,加几滴酒,用刀把将花瓣捣碎,敷在我的指甲上,再用纱布包好。我就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4-15 23:01)
分类: 轻素食
做了蒸榆钱,好吃。
1、把阿群送的榆钱分拣了一下。阿群说榆树嫩叶可以吃,不用捡出来。我尝了一下,的确没有树叶的苦涩味。又尝了一下榆钱,有清淡的甜味,跟小时候吃的嫩莲子味道接近,很喜欢。为了保证榆钱的甜味儿,我还是把大些的榆树叶子拣了出来。
2、拣好的榆钱放水里漂洗。盆子大点,水放多点,搅一搅脏东西就沉水里了,挺好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花草录

2018年的时候,院子里还没有荠菜,三月三的时候找隔壁邻居要了一把,才做了地菜煮蛋。2019年隔壁邻居装修外立面,两个院子都是尘土飞杨,忘记看是不是有荠菜了。今天上午在院子里晃悠,才发现到处都是荠菜。要是早春的时候能认出来就好了,还能做几次凉拌荠菜呢。可这荠菜“心”型的种子不出来,我就怎么都不认识!

拔荠菜的时候,想起2018年找邻居讨荠菜的事情。日子过太快了!2018年的春天,邻居家的孩子才刚学会走路,基本不会说话。因为老在院子跑,跟我们家的哒哒狗挺熟,总隔着栏杆摸狗头。后来孩子妈妈说,小男生总跟人伸舌头,估计是跟狗狗学的……今年这孩子已经不跟哒哒玩了,换了交流对象——总冲我们院子喊蔡老师!

今年的农历三月三早过了。疫情不仅耽误了上班,还耽误了好多闲情逸致。看着那么蓬勃的荠菜,看着在整理草坪除草剂的蔡老师,我就带着保护植物多样性的心态,扯了一把,中午煮了一锅蛋。

算是补上这春天败火祛毒的一碗汤;算是为自己保存一点生活的仪式感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花草录

经过三月春风的裁剪,四月的京城,渐渐地骨淡蕊轻,叶浓枝柔。

未名湖边上那些早开的山桃、山樱基本落了,早樱也在微风中下着花瓣雨。而白色的珍珠绣线菊还开得正旺。

珍珠绣线菊不是菊花,就像鱼香肉丝不是鱼。珍珠绣线菊(学名:Spiraea thunbergiiBl.)是蔷薇科绣线菊属的一种灌木。在南方珍珠绣线菊还有一个名字,“喷雪花”。窃以为这名字好,描述了花朵整齐划一喷薄而出的过程,细细密密的小白花覆满枝条,跟裹上白雪一样的景象。

燕园有两个地方的珍珠绣线菊比较有气势。一是在未名湖的西北侧,临水好几大丛,错落有致,起伏连绵。盛华的时候,如果未名湖起点风,可以做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假想。另外一处离塞万提斯像不远,是大大的一片。今年的珍珠绣线菊好像开得不大好,花朵不是很密,叶子特别茂盛,看起来像残雪,像脂粉有些脱落了的迟暮美人。也许是,只不过是我错过了它的繁华。

绣线菊在我们呋喃还是野花。前年清明的时候跟小弟给姑妈扫墓,姑妈的墓周围就有一丛绣线菊。可惜帮忙守墓的大叔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花草录

一直以为茱萸只分布在南方,因为教科书中说,茱萸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南北海拔600~1400米的山地。去年夏天胡老师带我去看国际数学中心一面南墙下面的茱萸,我还振振有词,肯定是建筑挡风和吸热,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小环境。前几天张老师晒了一张茱萸花,从背景看是静园草坪。好奇心驱使,在回家的路上,沿静园草坪绕了一周,果然在草坪西边看到了一棵亭亭玉立的茱萸。脸有点疼哈,赶紧摆渡了一下。度娘说,茱萸有山茱萸、吴茱萸等品种,经过多年的引种栽培,现在山茱萸的产区较自然分布区广。还好还好,脸打得不算太响。

山茱萸无论是从实用还是观赏都是以果为主,花其实没啥看头。黄色的伞状花序,长在枝条顶端,凑一起也就是颗栗子大。这要在3月的南方,早淹没于万紫千红中。可在京城的3月,山茱萸就有些一枝独秀的味道。在大红大绿的艳俗月季铺满大街小巷之前,山茱萸黄灿灿的小米粒儿花,凑近了还真能看到那么一点点贵气。这就是生态位的魅力吧。

校园依然空荡荡。溜下车进草坪拍照的时候,只有一个大口罩捂着的眼镜哥围着树在转悠,一边转悠还一边嘟哝,“好看好看”。见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花草录

每年冬天看烦了光秃秃的树枝想念春天的时候,就走图书馆东边那条路去西门,顺便看看南阁后面的红山桃开了没有。那棵山桃是燕园的春之门呢,她开了,燕园四月的芳菲才能开始。

山桃虽然也是蔷薇科,可此桃不是桃,而是李属物种。因为耐寒凉瘠薄干旱盐碱,山桃在北方常作为嫁接水蜜桃的砧木(南方用毛桃)。其实做砧木太委屈山桃了,薄于蝉翼姿态俏丽的花,生生闷死在了摇篮,就留个树桩吃苦耐劳扛瘠薄。近几年居庸关附近的山桃花,被火车和网红带火后,好像园林里面用得多了起来。政管后面的那小片山桃林,种植历史应该只有五年左右。今天看到,红山桃已经有点颓势,花萼还是红色的,花瓣已经变成了小粉红。白山桃开得正盛,密密匝匝的铺满了树枝,绿色的花萼点缀其中,像翡翠珠子落到了雪里。

其实在北京看山桃花应该去城外,西山或者长城,看满坡满谷的山桃在阳光中肆意开放,在微风中落英缤纷。今年肯定是不可能了,那就想想呗。幻想细节使人快乐,在这愁闷中,快乐太弥足珍贵了。

按连续5天平均气温高于10度算,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提早了2周。老天爷真会捉弄人,打一巴掌,再给个枣儿,还不让咬到!

老天爷肯定是不喜欢人的表现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12-31 13:29)
标签:

杂谈

分类: 叹日子

我的2019

从监考的教室慢慢走回办公室,阳光很好,校园很静,只有狂风中的我有些凌乱。2019就这么过去了哈,从此进入21世纪的20年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叹日子
第一次到北京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暑假,大学二年级的我跟高中好友(现在叫闺蜜)到北京玩,在北医读书的另外一个闺蜜那里混吃混住。回南方之前,决定拜访一下在北林读博士的校友。男性,现在流行叫学长。

记得是下午睡了个午觉后磨蹭到四五点才出发。当时太阳已经不那么热了,沿着学院路两旁杨树构就的林荫道,走过地质学院、钢院儿、语言学院、矿院儿,就到了六道口。再往左一拐,就到了北林。那个时候没有四环,没有立交桥,一路上只有吱吱叫着的蝉、骑着单车的眼镜人和拿着大蒲扇卖冰棍儿的大爷。那个所有大学生都知道的新华书店也还在,不仅是那里卖着其它城市找不到的影印外文书,还据说是相声演员马季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那次并没有见到想见的那位学长,他去西山实习了,住在当时还不对外开放的大觉寺,一天只有一班公交车进城。但,我好像爱上了。爱情如雨后春笋发出来后,在那个阳光温和,空气透明,天空湛蓝的北京夏天,呼呼长成了一片密密匝匝的竹林,遮天蔽日,让人透不过气来。

接下来的5年,在北京度过了每一个夏天。有在苗圃里偷芍药的早晨,有在颐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